两年后中国锦鲤“信小呆”身陷1元骗局:一手好牌是怎么打得稀烂的?

中国锦鲤养殖场有哪些
2021年2月20日
中国锦鲤种类_颜色
2021年2月20日

还记得两年前火爆全网的中国锦鲤“信小呆”吗?如果不是因为前几天她的微博抽奖翻车了,可能没什么人去关注她的现状。

走运不是意外。是计划、思考和行动后带来的好运,是在泥泞道路上前行,摔得鼻青脸肿而大志不改后,上天予你的恩赐。

一夜暴富,很多人都幻想过,但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掌控自己能力和认知范围外的财富,所以一夜暴富砸在你头上时,可能是个悲剧:

这次是@信小呆 在微博上宣布,要1元转让她的“中国锦鲤”身份,得到身份的人将会获得“财务自由奖”。第一名有500万奖金,由一档主播类大型选秀节目《超级主播KING》提供。

活动微博一发出,迅速引发大量网友关注。微博转发量当天突破一百万,线亿微博阅读量,一度冲上热搜第一。

当天下午,奖品提供方@超级主播KING,被扒出压根没有主播资质,微博上的企业认证都是盗用其他公司的。

最后,微博抽奖平台对信小呆的抽奖活动判定违规,并对信小呆从重处罚,禁言3个月,扣除信用分,所有活动引来的粉丝都要被清理。

尽管事件发生第二天,信小呆就迅速发博道歉,说自己开始也不知道对方没有资质。但是大家都不买帐了,热门留言里全都是吐槽和不满。

当时参与活动抽奖的人数多达300万,信小呆成为概率只有三百万分之一的“中国锦鲤”,一夜爆红。短短几天,她就从只有600粉丝的小透明,变成了拥有114万粉丝的大V。

首先,这份价值一个亿的大礼包有消费时间限制,如果不在2019年底兑完,就会全部作废。所以那段时间,她几乎全都奔波在路上,大部分旅行都是走马观花。

为了补贴费用,她在旅行途中必须接接小广告,才能继续走下去。她必须在镜头前重复很多没有意义的话,实际的心情远没有镜头里表现出的开心。

成为锦鲤后,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旅行博主,微博里发的全部都是吃喝玩乐,平日里接接广告,发发抽奖微博,朝着网红博主的路子走下去。

成为锦鲤之初,信小呆的每条微博都有几千条评论,抽奖微博更是上万。到今年年初,她的微博评论数已经减少到只有一百多条。

2002年,英国人有个叫迈克尔的人,用兜里仅有的4块钱买了张彩票,中了900多万英镑,折合人民币8500多万。

2010年,迈克尔花完了所有钱,重新做回穷光蛋,而且是比从前更落魄的穷光蛋。7年来他无所事事,还劣迹斑斑,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了。

“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一项调查显示,近20年来,欧美的大多数头奖得主在中奖后不到5年内,因挥霍无度等原因变得穷困潦倒。调查同时显示,美国彩票中奖者的破产率每年高达75%。”

还记得2018年火遍全网的那个发际线岁的“发际线男孩”小吴,因为长相喜感成了网络红人,不到半年就上了近20次微博热搜。

一夜爆红的小吴广告接到手软,在微博上打广告,接代言,拍写真,参加电影发布会,还成了微博之夜的嘉宾,可以说是红到众星捧月的程度了。

上《快乐大本营》时,他在节目里端坐不动,何炅在旁边站着问他问题,还给他举着话筒。网友群嘲:小吴你太膨胀了。

那些被捧上神坛的锦鲤,如果没有能力的持续加持,他们从天而降的幸运,就会变成意料之外的沉重负担。

很多人都知道,王兴家境优越,父亲是著名企业家,从小家里就有亿万身家。王兴三十多岁就已经有336亿身家,早就财务自由了。

1997年,刚上大一的他,就参加了创业者协会。那年冬天,他拎着快要冻硬的浆糊,冒着凛冽的寒风,一天内在校园贴满了4000多张海报。

2004年,他做校内网,跟几个同学在清华附近租了个民宅,客厅摆上3张办公桌,卧室摆上3张行军床,就这样开始了创业。

依然是北京的严冬里,屋里连暖气都没有,几个人常常瑟瑟发抖地熬到凌晨,只有饿了才想起来一天连牙都没刷。

别人上晚自习时,他带着人跑到教室里,咔咔往黑板上写“大学四年你有几个朋友?”,下面配上校内网的网址。

我那时就在他们公司附近的学院路读大学。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有几个男生到我们学校,把住几个主干道,天天挨个儿给路过的人发印有“校内网”字样的本子,搞得我们学校的同学几乎人手一本。

2011年,国内涌出5000多家团购网站,千团大战爆发,群雄割据。资本寒冬到来,有的领投基金意向书都签完了还是会撂挑子,差点把美团整死。

大家到处抢人,美团也是风雨飘摇。前脚上海团队要走,王兴连行李都顾不上拿,就飞去上海劝留。后脚南京团队又出问题,王兴又直接坐火车去谈,一谈就是12个小时。

选择第一条路的人,喜欢在各种转发求中奖中寻求慰藉,在已经得到的好运里消磨斗志,期待下一次运气降临,还会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为“运气不好”。

选择第二条路的人,他们总能把小概率、好运气带来的成功变成资源,然后利用这个资源去追求大概率的成功。

《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说:“不管我们的选择有多复杂,我们多擅长支配运气,随机性总是最后的裁判,我们仅剩的只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