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新中国十大刑事案件:锦鲤有毒

锦鲤鱼品种的详细介绍
2021年2月12日
十大名贵锦鲤有哪些?
2021年2月12日

是当年那个美国缉毒总署驻港联络站首席联络官,琼斯先生;还是缉毒行动队长摩根;或者是那个助理检察官史文逊?

王宗晓,64岁,于2003年14日凌晨2时50分,和未婚妻从酒吧出来,被两名歹徒砍伤,因为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失血过多,不幸死亡。

原来,在袁友根四十几年的警务生涯中,一直有一起贩毒刑事案件,让他一直为之揪心。倒不是说,没侦破案件,而且某些特别的原因,让王宗晓和锦鲤鱼这两个关键词,成为他心中的遗憾。王宗晓,1988年锦鲤鱼跨国贩毒案主犯。

因为案件涉及中美两国,中国警方为了配合美国警方取证,同意将王宗晓转为污点证人,往美国出庭作证。

只是,王宗晓被袁友根带往美国后,一直滞留美国,逍遥法外。直至,十五年后,才得知他横尸美国街头的消息。

1988年3月9日凌晨,上海市公安局刑侦处,接到线人举报,一伙不发份子,将毒品藏入鱼腹中,打算乘坐当天13点钟的CA981航班,运往美国三藩市进行贩卖。

由于这条线报,警方高度重视,立刻组织警力前往机场拦截。时任刑侦处副处长的袁有根参加了这次行动。

按照单价来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100克在金三角的售价在200美金左右。通过运输、贩卖,到达美国可以卖到两万到三万美元,那么这次查获的毒资应该在上百万美元。

早在1950年2月,我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禁烟运动,收缴毒品,禁种罂粟,封闭烟馆,严厉惩治制毒贩品活动,并结合农村土地改革根除了罂粟种植,短短三年,就解决了为患白余年的鸦片烟毒,创造了举世公认的奇迹。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末,我国以“无毒国”享誉世界近30年。也就是说,在哪个年代,贩毒分子还不常见。

3.9案件发生以后,上海公安向中国报告,由于案情重大,决定进行国际合作,实施抓捕。

就是禁毒部门发现毒品以后,在保密的前提下,将毒品按照贩毒分子事先制定的计划、路线、地点和方式,顺其自然的将毒品交到最后接货人手里。

制定方案以后,通过美国大使馆的沟通,上海公安局与美国毒品管制署(DEA)取得联系,并得到了他们的积极回应。

3月9日下午三点,3.9特大走私贩毒案侦破指挥中心正式成立。指挥中心的任务就是抓获所有犯案人员。

为了能抓获这批毒品的美国接货人,指挥中心请机场方面迅速给美国旧金山的收货人打电话,就说货仓满了,所托运的货物9日不能出发,改为11日发出。

方案已经基本确定,现在的当务之急,就要赶紧控制,抓捕上海的到犯罪分子,不能让毒品被截获的消息,走漏出去,否则前功尽弃。

当时,这个案件有两方面首列,除了它是在上海发现如此巨大的海洛因走私之外,在贩毒手段上,用锦鲤藏毒,也从未有过。

锦鲤鱼是一种彩色的鱼,因其鱼体表面色彩鲜艳,花色似锦,所以得名。在日本锦鲤鱼被视为国宝之一。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锦鲤鱼更是风靡国际市场。据说,一尾名贵的绝品锦鲤鱼,售价高达500万日元。这样的市场,给毒贩带来了可乘之机。

据朱昌煜交代,这个叫黄昆明的人,从未没有见面。而就在25箱锦鲤鱼准备运送之前,一个叫卢竹良送来3000元,才匆匆离开。

1988年3月10日上午9时,卢竹良如约而至,出现在江阴路花鸟市场朱昌煜的妻子面前,把一份托运回单交给了她。随后卢竹良鬼鬼祟祟的进入一出公用电话亭,刚要打电话,就被埋伏在四周的侦查人员抓获。

根据审讯,卢竹良交代了黄昆明的身份,此人原名王宗晓,上海人。曾因走私进入过监狱,两人在监狱相识。四天前,王宗晓将一袋一袋毒品装入锦鲤鱼的肚子里,并承诺做完这一笔,终生不愁。

随即,指挥部决定兵分两路出击,一路在机场码头车站等交通要道堵截罪犯,防止外逃。第二路,决定将犯罪分子的锦鲤鱼恢复原状。11日,由上海发往旧金山,并委派袁友根监督,同时与美国缉毒署合作进行侦控。

3月11日,中国民航CA983经过了十个小时飞行,于当地,时间8点,降落在旧金山机场。早等候在那里的旧金山缉毒分署的官们,立即迎了上去,就在机场的办公室里,袁友根向美方简述了案情经过以及押送毒品的情况。

旧金山时间下午3点47分,在美国警方的严密监视下,一辆奶白色的小型工具车,停在了四海水族馆的仓库的门前。

行动结束以后,美国警方根据中国警方提供的毒品分析化验报告数据,精确的定位,这批毒品来源于金三角地区,一个叫“大西洋岛屿”的国际贩毒组织之手。

1988年5月,旧金山助理检察官史文森和美国缉毒署警官艾尤,就此案件来华取证。同年9月,为协助美国警方对所有在美涉案人员定罪,经外交部和的批准,上海组织以袁友根为首的官小组,押解案犯王宗晓赴美,出席听证会,并作证。

1989年12月27日,在美方的在三请求下,是在美国政府的书面保证,上海市公安局袁友根等一行人,押解王宗晓再次赴美出庭作证。

此次出行,中国警方抱着加强国际缉毒合作和将所有案犯都绳之以法的目的,但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这次美国之行,事情会急转直下,突然横生变故。

袁友根一行,押解王宗晓到达美国后,美国联邦司法局将其关押美国旧金山联邦监狱,直到一个月以后,美国加州联邦法院才开庭正式审理,锦鲤鱼国际贩毒案。

1990年1月30日,王宗晓出庭作证时,美国加州联邦法院法官奥力克在中方押解小组坚决反对的情况下,单方面为王宗晓提供律师。在美方律师的策划下,王宗晓当庭翻供,作假证词,并提供了庇护的申请。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法官奥力克置中国警方的于不顾,已受理王宗晓为由,签署法庭令,限制中国小组将王宗晓将其带离美国,并限制中方警官与其接触。

事情发生后,中国外交部,以及驻美国大使馆多次于美方交涉。但得到答复是,美国司法独立,美国政府无法干涉司法判决。

1993年美国地方法院做出永远禁止将王宗晓置于美国司法意外或遣返中国的裁决。对于这一结果,不得不令人遗憾。

自此,王宗晓一直留在美国,因为没有正当的身份和职业,十五年间,生活在美国的最底层,从事违法勾当。直至2003年1月14日,王宗晓因为“黑吃黑”被仇家砍死在街头,这也算应了那句话,恶有恶报。

王宗晓死亡的消息传到了上海,也传到了袁友根那里,袁友根看着手上的报纸陷入了沉思,看着报纸上刊登的王宗晓的死亡照片,突然觉得他像极了一条被放大的,腹中藏有毒品,已经死亡的锦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