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饲养锦鲤犹如吸食“鸦片”一认识锦鲤挑选锦鲤
2017年2月25日
风水揭秘:家养锦鲤的风水学讲究
2017年2月25日

锦鲤趴缸了,是养锦鲤过程中时常有遇到的问题,如果没有及时很好地处理,那么鱼只健康就没有了保障,会出现各种不可估计的损失的。

首先,趴缸出现的成因有很多,就知道其中锦鲤鱼只之间的交叉感染有很大的关系。如新进鱼只的不健康,会影响原缸鱼的健康状态,如一向养得好好的鱼,一有新鱼的到来,就会在鱼只交叉感染的影响下,出现了鱼体的充血红斑块迹,不同程度及范围的炸鳞,烧尾烧鳍,抖鳍,肿嘴,缩鳍,不上游吃食,鼓腮呼吸等,很明显地感染了致病细菌病毒或某种致病原虫。鱼只精神倦怠懈游,看着缸里的鱼也必然会精神萎靡不振,无精打采了。心中也必然着急万分,想怎么把它们治好,或不要有所损失的!

鱼友经验分享

现谈谈对于此类症状的一种个人认为可行的抗生素疗法。举例如下,由于交叉感染,缸中一尾养了两个月原来状态良好也肥美的大正炸鳞了,尾鳍也出现了如炸鳞那种白毛毛的不平整的现象。另一尾小丹顶,也养了有四个月了吧,极小鱼苗养的,出现了肿嘴!很明显地不能正常进食了。

11月8日下午,发现了以上明显的症状,不是以往一般常见的那种轻微充血的现象了。轻微充血下些盐是能够简单解决的。但趴缸症候群就不同了,中午下的千分之一点几盐之后并没有好转,反而症状更加明显了。所以,考虑使用全缸抗生素疗法(加上杀虫措施)。取来白云山阿莫西林及金滴牌除鲺粉,因缸内的水约300升,用阿莫西林两颗,去壳投撒于缸中,除鲺粉按用量用温开水泡开,上盖充分溶解几分钟后泼洒缸里水中。同时也清洁了一下过滤的生化棉,并于加药前下了一袋500克的粗盐。

11月9日早上,试验地投喂了少许饲料,观察鱼只还是不主动上游觅食,饲料在缸水面上浸泡了数分钟后,用手指圧了压让其下沉,有几尾有食欲的鱼只主动上前吮食沉粮,但小红白丹顶还是不能张口进食,只还是鼓动着鱼嘴,张合呼吸,不食。继续投放阿莫西林2粒和继续使用除鲺粉剂。

晚上投喂饲料,依然不上游吃食,几分钟后,用手指压成沉粮,鱼只都能进食,唯小丹顶还是绝食抗议,并且口中继续喃喃叼叙!遂再取除鲺粉继续浸泡溶解,往缸中再加2粒阿莫西林,只见稍健康些的鱼可以口朝下吮吸服食不断往下飘降的药粉,以内服的方式抵抗病菌。缸中除了大尾些的土炮红鱼和新入小白金无表面症状外,其余如大正继续多部位炸鳞及尾鳍烧白,小丹顶继发多部位鱼体充血暗红色斑,嘴部还是肿胀,唇部有些凹陷了(已有一日以上没有进食了);三段应是带菌者,一开始就出现尾部的烧白现象及鳃部单侧呼吸疑有原虫的症状;小四段也有类似轻微肿嘴现象,但能进食;小红松也是懒游,停于一角怠游,进食正常;鱼只有时抖鳍,急速张嘴现象。照样也泼潵了晤热了的除鲺粉药液…

11月10日早上,各鱼症状与9日近似,小丹顶仍无法进食,红白三段只能吸吮缸底饲料的碎片,也有轻微肿嘴,小四段有凹眼及单侧蒙眼的症状,但游动吃食勤快,其他各鱼表现兴奋。同样下药(阿莫西林2粒及除鲺粉少量)。

晚上,与早上情况近似。因已有近两天的药量在缸水里面了,决定清洗生化棉,换水。往缸内新进一些新水,再返吸抽走部分水,使水位比原来稍低了一些。这时,先饲喂,各鱼如早上不会主动觅食,几分钟后压成沉粮,除小丹顶外,都有不同量的进食。食罢,施以阿莫西林药粉2粒,浸泡除鲺粉少许(每包用于300升水鱼缸的用量约为三次),再进新水至平时水位。这次没有加盐(治疗过程中,因用了药粉,故不主张再加盐了)。

11月11日,早上起来观察鱼只,正常。小丹顶口部肿胀有了明显的好转,口部张合的节奏没有之前那么急促和大幅度。大正体表炸鳞迹象减弱,小四段蒙眼基本消失,但陷眼表现还存在,小红松在昨晚换水后出现的小块充血红斑消失,但因营养过剩凸眼的症状却更是明显,小三段携菌者较为平静,其余两尾无异常。

小结:把11月8日至11月10日两天时长从投药至换水,可以计为一个疗程,结果算良好。基本保持鱼只没有损亡的情况。

继续少量试喂投食,各鱼只不主动上游吃食,后压沉粮后,除小丹顶表现想食而没食外,其它均吃到沉粮,表现也积极。再投阿莫西林2颗,个别鱼只吸吮缸底药粉。续放浸泡后的除鲺粉,小红松出现瞬间鼓动鳃部的动作。

晚上,各鱼表现活跃,有可能是饿了较长时长的一个白天的原因,除了小丹顶有吃食欲望但还吃不到外,其余鱼只都能主动上游找吃,就喂了平时正常的一顿饲料的量(也分两次投给),也是吃完了。小丹顶肿嘴明显有消失的表现。大正炸鳞位置有所收敛。又加了阿莫西林2粒及泼潵浸泡后的除鲺粉。

11月12日早上,看见缸内水质明显混浊,小丹顶,小红松悬浮怠游,其余表现算正常。投喂少量饲料,除小丹顶和小红松无主动觅食外,其余都吃了料。觉得混浊,决定清洁生化棉及换水后,再投放阿莫西林和除鲺粉。换水,清洁,下药,期待好转中……

晚上,看见小丹顶全身充血,一侧肿嘴,又不成了个样子!小红松和小四段都上浮悬停在各自的角落里。其余四尾活动正常。少量投食,大概也就那四尾鱼把饲料吃完了。投放两颗去壳阿莫西林,看着那几尾不景气的小鱼,看看这个鱼缸底部向外的一侧因长满了绿苔,旧的也长成了褐苔。想想这是否也会有影响?在鱼水浴及吮食了药粉之后,就又给换水,一边换水一边把黑的绿的缸底刷洗了个干净,抽水放掉一半的水,再补充新水。因为鱼只充血厉害及有鱼只悬停,所以,不再加阿莫西林和除鲺粉了。这次就加了两袋500克的粗盐,使缸里盐度上升至约千分之三左右。换水加盐后,鱼只表现基本稳定。小丹顶能沉到底层活动。水面悬停上浮的还是那小红松及小四段了。

夜深了,几尾正常一些的鱼有寻食的迹象,下了点料,吃完了。

11月13日早上,由于清洁缸底苔藓,过滤后,水质明显清晰了许多。小红松及小四段还在水面上层,用手试探一下鱼的活力:逃串!健康是没问题的,只是暂时状态不好。小丹顶就难看了,仿佛变成了一尾“红白”的另一尾鱼了!不过还能正常游动的。其它鱼只基本没问题。

泼洒了除鲺粉溶解药液,后来也加了阿莫西林2粒。把上滤槽中的第一层生化棉更换掉,因清洁后会留有较多的藓苔杂质碎片在棉中,就换了上面的那张。

11月13日晚上回来,看到小丹顶已悬挂在造浪泵的进水口边缘,是彻底地挂了!想想整个病程中,从8日晚至13日晚有五个整天它是没有进食了,又加上充出血肿嘴和鱼体充出血,也终是不堪折磨了,最后披着一身“华丽”的衣彩也就“荣证了仙道”!

把小丹顶捞了出来,另外也把两尾桃花鱼也捞出来,都是活泼的鱼,但有些信心不足了,因三段是个明显的携带虫菌者,在整个疗程中它倒也不断地强壮了起来,小四段虽连同有点感染,但能吃能游精神尚好,也放它更好的出路,真不想都耗着…用小桶装了起来,当晚与小丹顶一起“放生”到小河里去了……算是对小丹顶较为高规格的送别方式:真是从水里来回水里去了!

缸里剩下四尾鱼:红衣黑纹土炮、小红松、小白金、大正。希望能撑起我的鱼缸了!

11月14日还是投食下药…(换了两张新生化棉)

11月15日早,嘴食时有些懒食吃不完了,换水,加半包盐(大正身上还有些局部的炸鳞),小红松能吃但还是总喜欢停留一偶。早上加了药液,放了药粉。晚上只投食,又加了另外的半包盐。没有加药粉药剂。

11月16日早上,基本正常,大正还有个局部的炸鳞……发现一只蟑螂躺在地板上,拣了起来扔进鱼缸,大正和红衣炮把它吃了。停药。

晚,四尾鱼状态基本算稳定,大正左侧尾鳍上方还剩下一个局部位置较为明显的小块炸鳞;小红松能吃食但不太勤快,虽呼吸稍微加促,但能协调摆动手鳍尾鳍移动位置,想来也好了很多,身上没有充血的痕迹。冲洗了过滤的上面那张生化棉,看着也实在是脏了。没有再下药。

11月17日早上,大正小炸鳞依然明显,但其它位置已经基本光滑,算好转。停食静养。

晚上,喂了一餐饱食,看鱼有鼓鳃迹象,大红炮尾鳍有一点小白菌斑,就泡了除鲺粉泼洒。

11月18日早上,小红松背鳍有时可以打开了,大正小炸鳞范围没有扩张,大红炮尾鳍小菌斑还在,继续停食看看。

晚上,喂了一餐饱食。

11月19日,正常喂食。鱼只表现正常,向利好转化。晚上个别小炸鳞存在及有仰水吸气沉降吐泡,再下一次除鲺粉。

11月20日,早上停食,晚上适量喂食。

11月21日早上,鱼只表现平静,觅食意欲不强,可以继续减食不喂。大正小炸鳞还在不断萎缩结痂准备恢复体表的平整。小红松可看见一次擦身动作,呼吸平稳正常,只是背鳍不大愿意张开,可以摇晃摆动四处上下闲游了;但在角落里摇晃摆动停留的时长每次都会较长,摇头晃脑鼓嘴划鳍拧尾——基本上是正常的,但也只是还在恢复之中……浸泡除鲺粉泼潵继续预防治疗寄生虫症及可适度预防鱼只体表伤口免受再度感染。

晚上,正常喂食,少量地多喂了一两次饲料。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锦鲤趴缸怎么办?!治啊!

其他鱼友还看了这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