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转发这条锦鲤の乡愁|游动的水墨画

如何正确存放水族观赏鱼鱼食
2017年10月3日
这里还能卖鱼?
2017年10月5日

初识锦鲤,十分年幼。在公园里略微浑浊的水族馆里看到那些个头略大,带有三色的鱼,谈不上多喜欢。见一尾鱼身上有黑斑,便忙不迭地说:“妈妈,你看!这鱼背上有脏东西”。这大概便是对锦鲤的初体验,彼时幼年的我,尚不懂得什么叫做“水中活宝石”,也不会去知道这些鱼中或许有那么几条身价不菲。倒是那脊上晕开的墨水纹样,一直都还记得。

丝禽藏荷香,锦鲤绕岛影

大多数人喜爱锦鲤莫过于源自其游弋的身姿中带着的韵律,永不重复的纹路便如中国山水画般诗意绵绵。

唐朝陆龟蒙那句“丝禽藏荷香,锦鲤绕岛影”,以及黄滔的“虽惭锦鲤成穿额,忝获骊龙不寐珠”被认为是现今世界上最早的锦鲤名称使用记录。尽管如此,关于现代观赏锦鲤的起源,却是在日本。目前市面上活跃的“昭和”和“大正”都是日本的年号,而“锦”也是日本人所爱用的字眼,譬如多色套印浮世绘就叫作“锦绘”,若见锦鲤成群游动,倒真正一幅“活锦绘”。

新泻县的小千谷市就是锦鲤之乡。小千谷在群山之中,层峦叠嶂,冬天就变成雪国。村民开梯田,种水稻,并且在田里养鲤鱼,以补食用。鲤鱼通常是黑色的,便是我们所最为常见的食用鲤。而鲤鱼突发异变,鳞上出现了怪怪的颜色,煞是好看,遂有人留下来饲养。为区别过往的“黑鲤”,这些变色的鲤鱼被成为“色鲤”。这些“色鲤”从新泻到东京,身价大涨。这些大抵发生在日本江户时代后期的传说并无文献可考。

1889年,小千谷市的鲤商培育出一种叫“红白”的品种,被称为现代锦鲤的源头。七年后,东京金鱼商把日本引进不久的德国无鳞鲤和“浅黄”杂交,创作出“秋翠”。1914年在东京的上野公园举办博览会,裕仁皇太子(昭和天皇)对新泻村民的“变鲤”大感兴趣,该鱼亦荣获银牌。至此,这些变了色彩的鲤鱼算是真正出了名,身影游四岛。1960年以后日本人日益富起来,锦鲤成为宠物,并走向世界。

尽管我国古代宫廷从唐代开始就已经有大规模养殖锦鲤的纪录,并有众多文人雅士吟诗作赋咏叹锦鲤,然现代锦鲤却源于东瀛之国。这其中,倒真能说上一些故事。

中国自古便有鲤鱼跳龙门的传说,现在听来算是励志之说,但在“龙图腾”象征皇权的封建时代,“跃龙门”大抵不是当权者喜闻乐见的。而“鲤”又带有龙之意蕴,民户家私养锦鲤,多少犯了禁忌。又说唐代皇族姓“李”,这“锦鲤”有了“鲤”,自然理应避讳。若百姓饲养经营鲤鱼生意,则成了对皇室的亵渎。故此,有传言称唐代一度规定,百姓捕获鲤鱼必须放生。而那些带有红色、金色和其他变异纹路的鲤鱼则更是为神灵之物,不光要放生,之后更要在神灵前谢罪……长此以往,虽法令有所解禁,但民众对锦鲤这一观赏鱼类,大约便不再敢轻易赏玩之了。而与此同时,随着南宋金鲫的进入家化状态,金鱼开始深入人心,成为一家独大的雅士把玩之物。

又有人说,因这锦鲤的红白黑太过分明,符合不了古代文人飘逸的审美观,故被不被重视。这倒不尽然,窃以为,水中游弋的色彩如同散开的墨迹,恰符合传统审美中那份写意。

无论如何,这些陈年旧事,都是留给当今的谈资。亦有激进之人拿锦鲤之“国籍”说事儿,更是将赏玩之趣味拉扯到“文化浸入”的层面。这锦鲤,不过也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鱼类演变而成,只是在一些地方得以发扬光大罢。而几尾锦鲤摇曳的身姿,说到底,也迎合了一群人的审美趣味,这似乎只与美有关。

龙门一跃 便是连城价

2012年11月,一条锦鲤在济南锦鲤大赛暨锦鲤文化展上夺魁,以12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人带回家。若当时济南房均价为1万元/㎡,那么这条长为85厘米的锦鲤美皇后,便值得上一套还算宽敞的小房子了。当然,对“心头肉”,自是不能用这般简单的等价计算法。

本是普通食用鲤,这龙门一跃,倒真正有了不一样的境遇。

和很多时尚潮人会趁着每年巴黎和米兰春夏新装发布的时候,赶往欧洲采购装备一样,有一些人每年8月到10月会赶赴日本。当然,他们采购的显然不是那些奢华衣饰或者高档电器,他们要找的是那些2岁左右的幼年锦鲤,带着虔诚的寻宝态度。

有人赏花,有人养鸟,自然也有人聚会品鱼,组织“鱼友”活动。三五志同道合者,清茶小酌,赏鱼谈心,还真有点古风遗韵。对于这个快速的金钱时代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宁静的宽慰,即便其中亦有牟利分子,但多少显得比较雅致。

在各大公园能见到锦鲤成群的景象,实在话,品不出“宝石”之韵味。但偶尔去一些养鱼者家中看到几尾鱼,果真是有慵懒、闲淡的高贵范儿。

事实上,像赛马,锦鲤也是惟血统论,在日本著名渔场出售的幼鲤都有严格的出生证明,写有出生所在的渔场、父母的谱系、出生时长等要素,越是家世(父母,主要是母亲)显赫,售价自然会越高。那些售价在几十万元以上的锦鲤统统都拥有自己的“家谱”。每条名贵的锦鲤都会有证书,显示它的“血统”,证书上还会显示它参加过哪些重大的评选会,获得过什么样的奖。而这些显赫的鱼儿却似乎并不为此有所傲娇神态,仍然气定神闲地游动着,像极了旧时的大户人家,虽家财万贯,但也算谦逊,颇为大气。

与其说,锦鲤是游动的宝石,我却更爱称它为游动的水墨画。宝石太过精致硬朗,而那些经由大自然之手而成的花纹,真像是散开的水墨画。每一次摆尾,都是不一样的千姿百态。

当然,有人说锦鲤不过是名牌包、豪车豪宅、飞机游艇之后,中国新富生活的代言,颇有炫富之意。无可厚非,有人是真正爱极了这慵懒奢华的姿态;亦有人愿意为这奢华之名买单。无论如何,多少显得内敛雅致了些。

即便无法斥重金,但养上几尾普通锦鲤也不算太过艰难之事。定时喂食,鱼儿摇尾欢迎,虽不名贵,却是难得的情趣。

一家人,几尾鱼,日出日落,这种雅致,好似又散了诸多金钱之味。

居室里的摇曳生辉

在十几岁的时候一度试图养鱼,或许是因为那年华里多少受了古人风雅趣味之影响,但无论多么悉心照料,大约一个星期左右,总是能见到池中鱼翻起了白肚皮,个个仰面朝天地悬浮着。长辈说,大抵是你的命中不宜养鱼吧。在命理与风水还被认知为迷信的教育阶段,自然是不信这些言论,只道是自己养鱼尚不科学。

如今虽不知道长辈所言命理一说是否真正合理,但至少这鱼尾摇曳的世界里,注定藏着些秘密。吉,则风生水起,曼妙生辉;凶者,便有诸多烦闷之事。所谓,符合风水命理之说,最自然的评判便是居者是否心旷神怡。若居者易怒,身体欠安,大约这居室之风水值得一看。

有人养鱼,图的是视觉之美,几尾小鱼的游动着,着实是美;有人养鱼,实则养心,这气定神闲的生物,莫不是在摇头甩尾间说着涓涓禅意;有人养鱼,为着便是“年年有余”。

既然这鱼是灵性的生物,那么养几尾鱼,用那种器皿,在居室里如何摆放,自会有一些讲究。

文人墨客喜作游鱼图,且都是题名为《九如》。何为九如?《诗经.小雅.天保》云,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出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这“九如”都寓意吉祥如意,又因古音谐音“九鱼”,故古人常作《九如图》,作九鱼以祈福。故而,家养九鱼,或可称之为吉。

或因空间关系,养九鱼,尤其是养如锦鲤般大个头的鱼略显拥挤。有人根据易经八卦相生相克的道理,称鱼只数目以3、6、7、9、13、17、18、19、21为佳;有人说,1、6、9尾鱼,可招财……凡此种种,莫衷一是。

事关鱼缸摆设,亦有诸多条条款款。或曰,三角形属火,故鱼缸不可用三角形或不规则形;又曰心脏是火,水面高过心脏形成水克火之格局;再曰,鱼缸不可放置神位之下,亦不能正对厨房。其中门道之深,皆是学问。

锦鲤被称为风水鱼。其形象温驯祥和,利事业财运,大有细水长流,取之不尽之意。但锦鲤个大,在居室里饲养多少显得突兀。有条件者,在室外饲养之;或择其形象作画置于室内财位,取其吉祥如意之韵味,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切莫将锦鲤形象作为地毯花色。一则因为锦鲤被设为神灵之物,应放置雕像或画像,踩在脚底略显不敬;二则地毯上人来人往,这锦鲤好不容易带来的财气又在这进进出出里被带走,真真得不偿失。

随手转发这条锦鲤の乡愁|游动的水墨画

(锦鲤·图据网络·若涉侵权,请联系删图·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