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湖传说(民间故事)

三分钟教会你如何给宠物鱼选择鱼粮——鱼缸里的吃货惹不起
2017年8月7日
锦鲤纹身,寓意发财,做生意的可以纹身
2017年8月8日

书生好像总是和鬼神有缘,尤其和貌美如花的女神女鬼牵牵绊绊。我们这个故事里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书生。

吴忘为了进京赶考提前涉水渡桥,远离乡里。从他的家乡到京城,中间需经过一个湖泊,这个湖泊名叫锦鲤湖。锦鲤湖碧波荡漾,远看如一大块翠玉镶嵌在大地上,阳光下云蒸雾缭,夜色中平静幽深。吴忘来到湖边时,湖上一艘渡船也没有,正一筹莫展之际,远处朦胧飘过一艘小船,船夫边摇橹边唱到:“锦鲤湖水深千尺,不比人心似海深,劝君不渡千尺水,劝君莫付无情心。”歌声在湖面上叮咚跳跃,听之让人心有戚戚。吴忘呼船靠前,让船家渡自己过湖。坐在船头,吴忘顿觉心旷神怡,心想一生寄情山水也未尝不是人生之幸。锦鲤湖虽然称作湖,但是要想跨过此湖,也需三天之久,夜晚吴忘就宿于船舱内,因为要备考,故秉烛至深夜,不知不觉伏案睡去。朦胧中有人挑亮烛花,睁眼瞧时,一位身着华闪红衣的貌美女子正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无辜的望着自己。吴忘吓了一跳,揉揉惺忪睡眼,仔细再瞧,确实有一女子,顽皮的左右晃着脑袋,打量着自己,眉眼间一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模样,可实际上她已经身段玲珑,看年纪已有十五六岁。看着她这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加上烛光下朦胧虚幻,吴忘倒长了几分胆气,开口问道:“不知姑娘从何而来?”红衣女子咯咯笑了,答道:“我是船家的女儿。”吴忘松了口气,说道,“这么晚了,不知姑娘所为何事?”红衣女子答道:“夜深无事,看公子舱内烛光仍旧亮着,想着公子尚未休息,于是就过来了。”“公子,你知道吗?此湖名曰锦鲤湖,历经千年,湖中各路水族,不甚热闹……”红衣女子无所避讳,径直在吴忘的身边坐下,噼噼啪啪讲了起来,吴忘觉得她天真率直,与以往自己所见女子均不同,也非常欢喜,就由她说下去。

吴忘渡船期间与锦儿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因为锦儿一派天真烂漫,加之容貌俊秀,吴忘对锦儿渐渐产生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可惜自己要进京准备来年大考,儿女之事也只能暂时搁置。说也奇怪,明明三天的水路,却像总也无法到岸。一晃一个多月已经过去,吴忘在船上的吃穿用度全是锦儿照顾,他只需用功读书,这让吴忘对船上生活产生了一种眷恋,也不顾这一锦鲤湖究竟需要走多久,反正离大考时长还有一年多。一天,锦儿照样来到吴忘舱内闲坐,可是却不似往常叽叽喳喳的像个活泼的小黄莺,而是低头沉默不语,吴忘觉得奇怪,就问道:“锦儿今天有什么烦心事吗?”锦儿抬头扑闪着大眼睛欲言又止,让吴忘好生着急。“锦儿,你我已经算是无话不谈,有什么为难的事说出来,我也许能够帮到你。”“我说出来怕是要吓着你的。”吴忘无畏的笑了,“我虽一介书生,但也不是胆小之辈,锦儿尽管说来。”锦儿低头斟酌再三,说道:“吴哥哥,你我相处也有一月有余,不知哥哥如何看我?”吴忘心里顿生暖意,心想锦儿似和自己一般,也对自己有所心意。于是说道:“锦儿温柔可人,值得怜惜。”锦儿仍旧不肯抬头,说道:“不瞒哥哥,锦儿并非凡人,乃是这锦鲤湖中一条锦鲤,千年修行,成就人身,得遇哥哥,想要倾心托付,不知哥哥心意如何?”吴忘这一吓可不小,颓然坐在椅子上,半天未有声响,锦儿见此情状,伤心不已,转身掩面而去。第二天,吴忘一天也未见到锦儿身影,昨天情形让吴忘内心翻江倒海,有惊吓,有疑惑,有矛盾,甚至还有点欣喜。第三天,第四天,一连几天,吴忘都没有见到锦儿,问船家,船家只是摇头,吴忘着急起来。其实吴忘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早就习惯了锦儿的存在,习惯了锦儿围在身边叽叽喳喳,习惯了锦儿对自己的悉心照料。ttdu8.com终于有一天,锦儿出现了,吴忘很高兴,对锦儿问东问西,问锦儿最近几天上哪去啦,问锦儿今天给自己做什么吃食,但就是绝口不提锦儿是锦鲤的事,也不提自己究竟打算怎么办。锦儿默默的听着吴忘说着,眼睛里的忧郁越来越浓,待吴忘停止了问题,锦儿说道:“吴忘哥哥,明早我就让船家渡你上岸,锦儿在这里祝你金榜题名。”锦儿说完转身离去,消失不见。留下吴忘呆坐在那儿,一时长无法回神。锦儿的话让吴忘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和痛苦之中,一方面自己无法割舍这份情感,一方面却又担心大考在即,锦儿又与自己并非同类。一宿无眠,第二天一早,吴忘出了船舱,便见锦儿坐在船头,阳光下锦儿一身华服闪闪,袅袅婷婷,吴忘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锦儿的身上总是有种仙气缥缈的感觉。船也离岸不远,吴忘来到锦儿身边叫了声锦儿,再也无话,待船靠岸时,吴忘看见了锦儿眼中的泪滴,忽然不舍,搂紧锦儿说道:“哥哥不走。哥哥不走。”

岁月如梭,吴忘早已与锦儿成就百年之好,也渐渐知晓了锦儿的不同,船上虽无他人,可是一切用度却无需费心,饭食到时自有,厅堂不扫自明,锦儿可以在水上自由行走而不坠,一切都是如此的适宜。一年后两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起名叫小鲤,小鲤生来就如其母亲一般在水面行走如履平地,吴忘带他玩时,他跳下船就跑到了湖面上,吴忘只能望湖兴叹。一天吴忘跟锦儿说,小鲤自己可以在水面上来去自如,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跟他一起玩耍,也没有办法好好照顾他了,锦儿默默说道:“等我给你做双鞋子,穿上它,你就可以和小鲤一样在水面上行走了。”“真的?有这么神奇的鞋子?”锦儿点头。“那你为什么一直不给我做一双呢?”锦儿低头道:“这鞋子是需要我身上的鳞来缝制的。”吴忘并没有在乎,说道,“你身上的鱼鳞多的是,做双鞋子也不难啊。”锦儿点头未语,吴忘竟然没有想到,拔下身上的鱼鳞对锦鲤来说是怎样的痛苦。但锦儿还是给吴忘做了一双。

一天,锦儿对吴忘说,“我需要回锦鲤湖去一趟,大概需要一月多时长,你在家照顾小鲤,锅里有包子,你每顿吃完将空碗仍旧放入锅内,盖好锅盖,下次吃时再端出来,就还有包子在碗里。”

锦儿走后,吴忘和小鲤相伴,小鲤天赋通灵,并无需吴忘特别照顾。时长一天天过去了,一天吴忘正和小鲤在湖面上玩耍,不觉间离船渐行渐远,模模糊糊的甚至能看得见远处的人家,吴忘想起离家已经三年有余,大考也早已错过,家中的父母想必十分惦念,父母年迈,膝下只有自己一个独子,自己现在却背着父母在此成家,实在是大不孝,想至此,吴忘不觉流下泪来。此后几天一直闷闷不乐,小鲤偶尔缠着吴忘让带其玩耍,吴忘也非常不耐烦。终于有一天,吴忘下定决心,收拾起行装,准备回家。可是小鲤怎么办?自己私自成家,让乡里看见岂不成了笑话,父母再如何见人?想至此,再看看年幼的小鲤,吴忘左右为难,不过算算时长,锦儿也快回来了,而且锦儿本身就在锦鲤湖内,小鲤又有神通,凡人根本无法伤害到他,于是一狠心,将小鲤留下,自己独自穿着锦儿给自己缝制的锦鞋,从湖面上行走,返回乡里。

吴忘回到家中,虽然不是中榜后衣锦还乡,但父母已盼望儿子归来多时,自是欢喜异常。吴忘无法向父母告知自己已经娶妻生子,因此也没有了再次离家的理由,不知不觉间就在家中待了下去。一天,老母亲对儿子说道:“儿啊,你已经老大不小,再次准备大考也尚需时日,不如早日成家,也好了了我和你父亲的一份心愿。”吴忘心里矛盾,想着将实情相告,又怕年迈的父母无法承受,而且锦儿和小鲤本身就非人类,是否能和自己过平凡生活,侍奉父母也无法预知,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将已经与锦儿婚配且育有小鲤的事情告诉父母。母亲看吴忘没有言语,且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此就找媒婆为吴忘选了门亲事。

大婚当天自是热闹非凡。在众多前来祝贺的亲戚间有一位身着红衣的貌美女子安静的坐在角落里,该女子怀里抱着个三四岁的漂亮男孩,身上红衣缝制着金线,阳光下华彩奕奕,在众亲戚中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可是大家都不认识,虽如此,却也没人质疑,因为婆家亲戚以为女子是娘家亲戚,娘家亲戚以为女子是婆家亲戚。待大婚礼成,新郎出来敬酒,吴忘愣在当地。锦儿并未哭闹,只是让吴忘随自己到无人处。来到无人处,锦儿说道:“你我能够相识相知,皆是因你前世在锦鲤湖内洗澡,不慎溺毙锦鲤湖内,我经过时你尚有一丝呼吸,我本想救你,因你已经魂灵出窍,我无法逆天而行,回天乏术,却不曾想与你肌肤相亲,成就今生姻缘。我本掌管锦鲤湖水族秩序,上次回到锦鲤湖中,ttdu8.com是因为锦鲤湖里两大水族产生矛盾,互相残害,我领天命平息战乱,可知你独自留下小鲤一人离去,心急之下,违背天命,前来寻你,现在锦鲤湖内已经大乱,我必遭天谴。望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情分,随我回锦鲤湖,如果我遭到极刑,在你看到湖面开始泛红之时,大叫三声娘子,我便能够变成凡人,与你白头偕老。”吴忘无法拒绝,未告知家里,就随锦儿回到锦鲤湖,锦儿带上小鲤重回锦鲤湖,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在锦鲤湖开始泛红之时,大叫三声娘子。吴忘于是等在湖上,不出所料,锦鲤湖不久开始泛红,可是吴忘却动摇了,心想家中刚娶的新娘,父母正翘首以盼,锦儿非人非妖,如何共度余生?渐渐的湖水被红色浸染开来,直至整个锦鲤湖变成了红色,吴忘最终也没有喊出娘子两个字来。

锦儿死后,变成了锦鲤湖中的红色水草,往来船只若摆渡书生过湖,必然被水草缠绕,溺毙湖中。此事传开后,锦鲤湖上的船家再无人敢摆渡书生过湖。湖上仍旧流传着那首歌谣:“锦鲤湖水深千尺,不比人心似海深,劝君不渡千尺水,劝君莫付无情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