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曲手游同人·锦鲤记

各种奇葩锦鲤池造起来……
2017年5月5日
本来好好一缸鱼,一进新鱼全死光——哗仔分享宠物鱼添鱼独家技巧
2017年5月6日

鲤……黄者每岁季春逆流登龙门山,天火自后烧其尾,则化为龙。

——《蠕范•物体》

传说苍龙血脉,体魄强健,为战而生,凡将躯灵磨炼至极者,便可跃过龙门,化作巨龙腾空。

蜕变成龙?我才不信咧!

但……若是蜕变成龙的话,也许就不会再想起他了吧?

少女蜷缩在沥雨的屋檐下,思绪如同这扰人的春雨,连绵不绝……

镇魔曲手游同人·锦鲤记

昆仑山脉以北,妖兽侵袭,所到之处寸草无生,龙息营将士常年征战四方,死数不计,也因此留下不少战后遗孤,龙儿便属其中之一。

七岁那年,龙儿在营中见到那把从东瀛倭寇手中缴获而来的大太刀,曲长的刀身,还有泛着银光的刀刃……看得她眼里直冒金光。

“若你喜欢,那就把它当作你十六岁的成人礼。”

“真的?”

“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眼前的这个男人,打从她记事起便对她呵护有加,亦父亦兄,从他口里说出的话定然不假。

“那我长大成人,用这把刀降妖除魔,为民除害可好?”

“呵!有志气!天真孩童,小小年纪就心怀天下,不简单,不简单啊……”

龙将似是叹息,又似欣慰。女童在他面前“咯咯咯”笑个不停,龙息营沉闷的气息也因此缓和了几分。

如果可以,他愿你,永远无忧无虑,永远天真烂漫。

十三岁那年,龙儿初长成,常年的军旅生活早已让他们熟悉彼此。

她,活泼可爱,古灵精怪,是这战乱之地里罕见的娇艳花朵。

他,成熟稳重,心怀天下,在人群中像极了坚实的钢铁壁垒。

恰逢牡丹花会,两人便相约, 一起游逛。

“龙将哥哥,我要吃糖葫芦、山楂桃酥!还有一品斋的桂花糕”

“好好好!都给你买!你以后少给我吃甜食!长蛀牙!”

这大街上,一男一女甚是惹眼,尤其是那女娃生得俊俏,肤如凝脂,唇橘如蜜,一头异于常人的白发在阳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朝她身上多看几眼。

“呐!给你元宝,逛逛花会买点自己爱吃的。”

“咦?那你呢?”

“甭管,瞧你急的!这些银两还封不住你的嘴!”

“嘻嘻!我知道啦!那我自己好吃好玩,晚点再碰头。”

豆蔻年华,少女也不多想,早已被一品斋传来的阵阵桂花香所吸引。

而龙将只是愣了愣神,抬头再望,只见少女一刺溜,便淹没在了人群之中。

“怎么了?姑娘?是我们这桂花糕不够甜?还是这配料的肉蔻粉不够香?”

“哈哈!才没有咧!一品斋的桂花糕还有人胆敢说它不是?真是好吃死了!”

面对店小二的困惑,龙儿一笑带过。

远处她最熟悉的人和身旁的女子聊得正欢,只见那女子头上戴着一支装饰精美的栀子花发钗。阳光下,孔雀蓝般的点翠将栀子花的朵瓣渲染得蓬荜生辉,末尾的几粒珍珠不抢风头反而恰好衬托出少女玲珑的气质……

纵使相隔甚远,灵敏的耳朵还是听到了那句她曾期待过的话语:“怎样?你不是钟爱栀子花么?”

龙儿知道,他积蓄许久买下了那支发钗;也曾看见,他如视珍宝般将其收纳在自己的床下。

原来,那发钗并不是要送给她啊。

原来,他并不知道自己也喜欢栀子花啊。

十六岁,龙儿接过那把曾被自己垂涎的大太刀,双手不禁一沉。

开鞘,锋芒不减当年,却比自己当时想象得更加厚重。

“你真的要走?”

“当年说好,十六岁把它当作我的成人礼,斩妖除魔,游历四方,怎么?你反悔啦?”

“唉……转眼你都这么大了……也是时候出去闯闯了,我也拦不住你。”

“那我就这样走了,保重!”少女刀背藏身,快步疾行。

就在她掀开营帐那刻,龙将终忍不住开了口:

“等等!我捎点元宝给你,路上买点你爱吃的一品斋桂花糕,别饿着!”

“哈哈,就知道你念我好!我最喜欢桂花了!话不多说,那我真走了!”

接过盘缠,少女逃离龙息营的步伐愈发急促,那泪终忍不住挥如雨下,混合着北风吹来的沙粒,决绝而又苦涩。

其实我爱得是栀子花呀!

其实你肯叫我留下,我又何必闯荡四方?

此时,世上少了一位天真烂漫的少女。

此刻,世上多了一位骁勇善战的女龙将。

镇魔曲手游同人·锦鲤记

春雨停,龙女行。

昆仑山脚出现了一道彩虹。

娇小的身躯背着不符她身高的大太刀。

她唱: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时,海不说话,

腰上灵儿叮铃叮铃,三尺长刀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说我少女初成长,早该斩妖除魔走四方,

其实我只想鲤跃龙门,蜕变成龙,

忘了那年曾和他说过,

自己最喜欢一品斋传来的桂花香……

镇魔曲手游同人·锦鲤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