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当一个人遇到锦鲤,他变得富有和高贵。他多次寻找银器。锦鲤:拿他的命去吧

奋斗者·郑庆春——一条观赏鱼的价格超过10万美元。男孩发誓要成为宁夏锦鲤的“第一人”
2022年5月13日
读了这篇文章后,养锦鲤的鱼友们不能坐以待毙
2022年5月17日

宋朝年间,洛阳有个卖油郎名叫刘南金,自幼父母双亡,家中没有土地,他也没有一技之长,为了生计,只好跟着自己的叔叔干起了卖油郎这个行当。

虽然他起早贪黑,沿街卖油,但无法摆脱贫困的现状,只能勉强维持温饱,因此他只想一门心思赚大钱。

这刘南金虽然没啥特长,不过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嘴还挺会说的,平日里总是吹嘘自己:“别看我现在是这个样子,没准以后能发个大财,讨个漂亮媳妇回家,生一堆孩子呢。”邻里街坊都觉得这刘南金是在说大话,凭他这个条件,哪个有女儿的人家会看上他呢。

这日,刘南金挑着油到邻镇去卖,途经一个大湖,走在湖边的小路上,他看见湖边的芦苇丛摇晃得厉害。近前一看,有一条锦鲤躺在地上不停地挣扎,令人惊奇不己的是,这条锦鲤全身散发金光,身长竟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长!

“这么大的一条鱼,能吃多少顿啊!”刘南金的心里窃喜不己。

见四下无人,他从卖油担子上取下一把尖刀,准备杀了锦鲤,谁料,这鱼一看见他掏出刀子来了,瞬间慌了,连忙开口求饶道:“公子,饶命啊!我是在这湖中修炼五百年的锦鲤精。今日我惨遭天劫,受重伤命在旦夕。我有一个聚宝盆,你若要银子,我可以用聚宝盆变出银子,换取我的性命!”

刘南金本想杀死锦鲤,带回家吃一餐丰盛的鱼肉宴,谁知这锦鲤竟开口说人话。他大吃一惊,心想难不成这锦鲤成精了?

刘南金有些害怕,但一看到锦鲤向他求饶,证明这鱼也怕自己,而且还承诺给他银子,何不相信它,让它变银子出来!

“那你帮我变千两白银出来!”刘南金一想穷得揭不开锅,连媳妇都讨不上,干脆来个狮子大张口。

只见那锦鲤摆了摆尾巴,突然,刘南金的眼前冒出了一团白烟,白烟散去竟出现了一个如同水缸般的大盆,让他惊喜的是,大盆里果然有白花花的银子!

刘南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下愣住了,锦鲤连声说道:“公子,银子我给你变出来了,你就把我放了吧,以后你若有难处都可以来找我!”

刘南金缓过神来,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说道:“那行,你要言而有信,我若缺钱就来找你了!”

说罢,他取完盆中的银子,装入了随身的布袋里。那锦鲤一张口,将大盆吸进了嘴中。刘南金抱起锦鲤放入湖中,那锦鲤欢快地在水中游来游去,朝他点了点头,随即钻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过了没多久,刘南金搬进了新房子,还娶了邻村的张寡妇为妻,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街坊邻居感觉他简直是一夜暴富,当初还是个穷得叮当响的黄毛小子,转眼就成了人人羡慕的有钱人。

这日,刘南金与好友吴瑞在家中饮酒,吴瑞见他现在出手很阔绰,便好奇地问道:“刘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发财之道,这么快就从穷小子变成富公子?”

刘南金见吴瑞如此羡慕自己,得意洋洋地大笑道:“哈哈,没什么道不道的,纯属运气好。”

吴瑞见他不肯透露半点“机密”,就对他一番冷嘲热讽:“刘兄,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在做,天在看,可别干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就算发了横财,也是不长久的。”

刘南金冷哼了一声,说道:“你看到我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了吗?这是老天爷看我穷了这么多年,给我一个发财的机会。”

吴瑞见如此无趣,便不再多说什么,喝了几杯酒后就离开了。

刘南金想起家有娇妻,就走进房间想与妻子温存一番,谁知张氏却推开了刘南金,说道:“夫君,近日家中老父叫人捎来书信,说自己得了重病,急需用钱,你不是有很多银子嘛,快拿来给我父求诊看病……”

刘南金见妻子找自己要钱,一想起银子都花得差不多了,低下头默不作声。

张氏见刘南金满脸不乐意的样子,便生气地说道:“我都成了你的人了,还给你生了儿子,现在我父亲得了重病,找你借点钱看病,你都不愿意帮我,这等小气,明日我还是回娘家得了!”

刘南金见妻子生气,赶紧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成了亲,生了孩子,家里入不敷出,已经没有什么银子了。”

张氏见刘南金还是不肯拿银子出来,索性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当初嫁给你的时候,你就啥都没给过我,现在我父亲生病了找你要点钱都不肯,这日子没法过了。”

刘南金见妻子不依不饶,只得说道:“你别哭了,我这就去找它,想想办法找它要钱,你莫急嘛。”

张氏一听,眼睛直发绿光,问道:“你要去找谁拿钱?夫君你对我太好了,今晚我好好侍候你。”

刘南金说道:“那日,我外出时救了一条锦鲤,这锦鲤有个聚宝盆,我之前的银子都是它赠予我的。”

张氏笑得合不拢嘴,问道:“聚宝盆现在在哪儿呢?”

刘南金一把抱住张氏亲吻,说道:“小心肝,别管了,伺候好我明日你就有钱了。”张氏的脸顿时红彤彤的,便与刘南金相拥入房,缠绵云雨一番。

次日一大清早,刘南金来到了大湖旁,不停地呼唤锦鲤。

不一会儿,那金黄色的锦鲤朝刘南金游了过去,刘南金朝锦鲤说道:“今日,我过来找你,是想要你变点钱给我急用。”

那锦鲤见刘南金来了,看了看他问道:“钱这么快就花完了?”

接着锦鲤说道:“之前我给你钱财是为了答谢你的救命之恩,那是我该报答你的,但今日你又来拿银子,你有什么可和我交换的东西吗?”

刘南金一听,诧异地问道:“你想让我拿什么东西跟你交换呢?”

锦鲤继续说道:你要我变银子给你,自然需要东西来交换,比如善良、美貌、忠诚、肉体、性命……

刘南金听后,仔细想了想,觉得锦鲤所要之物自己可有可无,于是当场同意它的条件。

锦鲤说道:“每次你找我要钱,都须与我做一次交易,我就给你五百两银子,今日你用什么来换呢?”

“用忠诚吧,反正这东西可有可无,又不伤身子,我也不需要这东西。”

锦鲤要刘南金闭上双眼,然后深呼吸几下,吹一口气。锦鲤说道:“银子就放在你家院子的大槐树下,你到槐树下挖坑就能找到银子了。”

刘南金虽然疑虑重重,但见那锦鲤说得这般肯定,于是就直奔自家大院。

“唉,人心不足蛇吞象,早晚都会为你的贪婪付出惨重的代价。”望着刘南金远去的背影,锦鲤叹息道,它的背上冒出了缕缕轻烟,化身为一个美貌的黄裙女子。

刘南金回到家,就立马走到院子的大槐树旁,拿起锄头挖起了坑,刨地三尺竟发现了一个陶瓷罐,罐子里果然装着五百两白银。

他高兴地忘乎所以,就从罐子里拿出了一百两交给了张氏,说自己只拿这么多了,张氏见到银子喜笑颜开,也没再去追问他了,两人开心地抱在一起。

突然,听得门外有人敲门,刘南金问道:“是谁在敲门啊?”

“是我,张大狗。”张大狗是刘南金的酒中知己,平日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玩乐。

“找我啥事?”刘南金隔着门问道。

“还能有啥事,咱们一块喝酒去啊。”张大狗大声说道。

“好,我这就出来!”刘南金一听,立马就要出门。这时,屋里传来娃娃的啼哭声,张氏连忙进屋哄孩子,她骂骂咧咧地说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儿子吵闹了,就来了。南金,你别走了,孩子可能饿了,我哄孩子,你去煮粥去!”

可是,刘南金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自家孩子哭闹个不停,他却没点反应,张大狗门外一喊,他就径直朝屋外走去 ,头都不回一下,边走边说道:“我主外,你主内,这本来就是你女人家做的事,我只管挣钱给你花就行了。你就不能给我一点自由时间和空间吗?”

张氏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刘南金,你怎么没半点责任感,就管着吃喝玩乐,孩子都不管了。”

刘南金打开大门,就和张大狗拍拍屁股走人了。张大狗拍拍他的肩,说道:“这才算是个男人,老给娘们管着,没点尊严。走,哥今天带你找乐子去!”

张大狗带着刘南金路过一家酒楼,刘南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坐在窗前对他微微一笑,他的魂立马就被那女子给勾走了。

那女子拿着一块手帕掩着樱桃小嘴,秋波流转,顾盼神辉,突然,刮来一阵清风,那手帕被风一吹,女子没拿稳,手帕竟轻飘飘地落在了刘南金的头上。

刘南金接住手帕,拿到鼻子处闻了闻,顿觉香气扑鼻,心旌荡漾。那女子迎面走来,一脸娇羞,贴近他的耳朵说道:“公子,我叫秀娘,我喜欢你,今晚我想跟你走。”

刘南金一见秀娘主动投怀送抱,兴奋地无与伦比,立马就带着秀娘来到一家客栈,要了间上等客房。

那秀娘千娇百媚,一番云雨之后,刘南金和她玩得甚是开心。秀娘贴着他的胸膛,娇滴滴地说道:“我听闻你有家室,那你可不能辜负我啊,否则我就告诉你妻子。”

刘南金笑道:“小宝贝,我定不会负了你,我会给你一笔钱财,你每天陪着我就好。”

温柔乡让刘南金醉生梦死,他舍不得离开,在秀娘身上花了不少银子。

秀娘隔三岔五地找他要钱,不是说自己的父母身体欠佳需要银子治疗,就是说自己的兄弟做生意需要借银子,刘南金整日沉迷美色,竟五日没有返家,直到身上的银子全部都花了个精光。

没有银子傍身,刘南金心里不是个滋味。秀娘便拉着他一起喝酒作乐,见刘南金愁眉苦脸,她说道:“刘公子,春宵苦短,你干嘛闷闷不乐呢,不如我们早点歇息吧。”

刘南金见秀娘比往日更加妩媚动人,顿时便来了精神,两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在房间里翻云覆雨地折腾起来。

正在这时,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踢开,只见一个魁梧的黑脸大汉拿着一根粗棍子冲进了房间,大喝道:“你们两个狗男女,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们!”

秀娘披头散发,吓得面无人色。刘南金一脸迷糊,朝那黑脸大汉问道:“你是谁啊?”

“你这个畜牲,还问我是谁?我是她男人。今天被我撞破了你们的私情,你要不拿一笔银子补偿我,否则我不但对你不客气,还要送你去官府,将你两浸猪笼!”说罢,黑脸大汉操起棍子就朝着刘南金一顿狂揍,打得他痛得嗷嗷直叫 。

“你,你别打了,我给你银子便是,你要多少?”刘南金实在忍受不了,只得屈服。

“至少需要一千两才行!”黑脸大汉气得咬牙切齿。

刘南金犯了难,可一想到锦鲤也没犹豫,反正这是不义之财,他可以用自己拥有的东西换来这笔银子。

就这样,刘南金再次去找了锦鲤,那锦鲤摆了摆尾,直接说:“这次,你要多少?”

刘南金语无伦次地说道:“一千两,需要用什么东西来换?”

锦鲤说道:“一千两?!这么多,那得需要用你的相貌和你至亲的性命换取。”

这刘南金长得倒不赖,一副白面书生的俊俏模样,他心想反正是个男人,要不要这相貌倒无所谓,不过至亲,只有自己的孩子才与他血浓于水,犹豫没一会就答应了锦鲤,随后又说:“我若在五日之内将钱财还给你,可以换回我的相貌和至亲的性命吗?

锦鲤又摆了摆尾,问道:“你要用谁的性命?”

“我……我的孩子。”刘南金支支吾吾地说道。

达成交易后,锦鲤还像之前一样,让刘南金深呼吸几次,又吹了两口气,对他说:“钱还在老位置,记得五日,过了五日,你的相貌,还有你的孩子可都归我了。”

刘南金说罢,就跑回了家。一到家,就听见妻子张氏抱着孩子伤心痛哭。他上前一探孩子鼻息,竟断了气了。张氏要刘南金赶紧带着孩子去找大夫,他竟使劲伸手一推,张氏撞在墙上,当场一命呜呼。

刘南金也不管她的死活,拿着钱就直奔赌坊,想用五百两先赚一笔,再拿赚来的钱把孩子的性命给交换回来。那晚,刘南金竟赢了五百两,可是他贪心不足,还想多赢,结果把本金赔了个底朝天。

为了赢回本金,刘南金在赌坊里使诈,被赌鬼们一顿狂殴,脸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还被生生划了几刀,毁了容。任凭他怎么哭喊也没人理他,他只好去找秀娘,却发现人突然失踪了,问询街坊邻居,竟没人知道有秀娘这么一个人。

刘南金慌了,没钱给锦鲤,自己不仅被毁了容,连妻子孩子就没了,他想到唯一的办法只有再去求一求锦鲤。

来到大湖旁,刘南金大声呼唤锦鲤,这时,却来了一位美貌的黄裙女子,他问女子:你是谁?锦鲤怎么没来?

女子仰天长笑,道:我就是你口中的锦鲤,其实我并不是锦鲤精,而是下凡的九天玄女,玉帝要我主管人间的善恶。我来到此地,却遇到了你这么一个见利忘义的恶人。为了惩恶,你所遇之事,都是我设计好的,倘若那日你见好就收,就不会这样了,而如今你竟然因为钱财不要忠诚,相貌,甚至连妻儿都可以不顾,丧失了人的本性,如今你妻儿皆因你丧命,你罪有应得啊!

刘南金一听,原来是遇到了仙女,这时才后悔不己,大哭央求九天玄女归还自己妻儿。

“你要为你所作的事情付出代价,既也如此,岂能失而复得?”九天玄女说罢,化作一缕青烟飞升天庭而去。

刘南金从此疯疯癫癫,不知道自己是谁,最后得了一场大病,死在家中竟无人知晓,过了几日,张大狗登门拜访,竟赫然发现刘南金的尸体,手里还紧紧地拽着自己买给儿子玩的拔浪鼓。

静月斋寄语:

钱是个好东西,但钱又是一把双刃剑,拥有财富并不等于拥有幸福。因为人心是一个无底洞,哪怕用全世界所有的金钱,也不可能填满。刘南金得到意外之财后,便引动了心中的魔鬼,最后弄得家破人亡,完全是咎由自取啊!

所以,如果我们想要过得快乐些,就一定要看轻金钱,虽然不得不赚钱生活,但这个本质是为了家人,为了爱。

(本文作者:锦鲤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