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朋友可以看看。13种锦鲤详见附图
2022年3月28日
锦鲤鱼鳍萎缩的尾巴堵塞了吗?告诉你养锦鲤的秘方。我希望你能做到
2022年4月16日

大家好,我是张大姑娘zz,点击右上角↗关注,每天给您带来有趣的故事和实实在在的干货。

本故事纯属虚构,是根据民间典故锦鲤的再创作#头条故事会#

01

谢林是顶着白云观未来之星的头衔下山的。

师傅说,隔壁的和尚都是佛学院毕业的,我们道士也一定要与时俱进,科学发展。

谢林白天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晚上无量天尊道德经,熬出两个黑眼圈,终于考上了省里的百年名校。

最近,谢林正在遭遇凡人最常见的痛苦……没钱了。师傅说三清祖师入梦,要重塑金身,观里没钱了。

坐在教室里的时候,谢林感觉非常滑稽。堂堂白云观未来之星,竟然要面对如此窘境。

混到下课,谢林正要走,班里一个叫周舟的女生喊住他:“谢林,等一下。”

谢林停下脚步,周舟和她舍友李娜走了过来,周舟递给谢林一份资料:“上周社团开会你不在,这是资料,咱们下次活动时要用。”

谢林接过资料,正要道谢,一抬头正看到周舟的眼睛,不由顿了一下,话音一拐,转而说道:“你时运有走低迹象……最近有没有碰上什么不好事?”

他这话问得突兀,周舟闻言一愣,面露不解。

一旁李娜先忍不住说道:“你瞎说什么呢,周舟最近运气不要太好,她前几天刚转发微博抽到了大奖呢。”

周舟也“嘻嘻”笑了两声,调侃道:“你什么时候学看相啦?看起来不太准哦,我最近都挺好。”

谢林看着周舟眉眼一处,说道:“你福堂明亮润泽,确实是福缘深厚面相,但是你眼睛不太对。”

周舟眼睛左眼白尾端生出来一道红色丝线,那红丝细细,并不明显。

这分明是反噬之相。

谢林说话一向不太委婉,直接道:“你有没有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没做到,或是借了东西没还之类?”

周舟闻言更莫名了,她开始还以为谢林是说着玩,没想到他居然越说越真了,而且听起来还挺煞有其事。

周舟有些不开心,无语道:“怎么可能,我看起来像这么没品的人吗?” 说完正要走,谢林又喊住她,想了一下,问道:“你有红色笔吗?”

周舟不知道谢林想干什么,见他一本正经,于是从包里摸出一支红笔。

谢林接过红笔,拿出笔记本,撕了一页空白纸下来,在纸上“刷刷”写了起来。

“好了。”谢林把笔跟纸一起递给周舟,“就这样吧,你这几天都带着,剩下就看你自己造化了。”他说完就走了。

周舟本来想把纸扔了,但看那字写得挺好,再想到谢林跟平时不太一样的样子,心里又闪过一丝异样。 谢林在班里虽然存在感不高,但并不是会骗人人。周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纸叠了起来,收进包里。

02

“我们今天去小吃街吃饭吧。”周舟提议

李娜没有意见:“好啊。”

两人便拐了个弯,往学校侧门方向走去,这条路中间经过学校人工湖,两人熟门熟路,沿着湖边小路穿过,不过走到中途,周舟感觉自己眼睛蓦地一凉,好像被滴到了水。

周舟就没当回事,只伸手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时,却看到不远处地上居然有好几张红色钞票。

“谁钱掉了?”周舟连忙上前要去捡,但是她刚走到近前,突然一阵风吹过,把钱又给吹远了,她只好又继续往前走。

如此走了小一段路还没追上那钱,周舟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思绪又像被一层纱蒙着,一时想不分明,像是知道她心中迟疑一般,那钱终于停住不动了,距离她只剩一步距离。

周舟松了口气,正要走上去,突然挂在腰侧的包里发出异常灼热感,她心中疑惑,也顾不上捡钱,连忙把手伸进包里摸了摸,正好摸到一张叠好的纸。

就在指尖触到那张纸同时,周舟感到自己灵台随着一清,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像是无形屏障被打破一般,背后传来李娜惊叫:“周舟,你快停下来!你不要命了吗?”

周舟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走到了人工湖边缘上,只差一步,她就要掉进湖里了。

她吓得“啊”地大叫一声,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才脸色发白地停了下来。

李娜冲过来拉住她:“你怎么回事啊,我叫你也不听,我差点以为你要跳湖了!”

周舟整张脸都是白的,不停打哆嗦,“我、我不是……”

她此时才惊觉自己刚才竟像是被迷了心智一般,不仅意识混沌,也完全听不到外界声音,要不是包里突然传来灼热感,她估计就真走湖里去了。 想到这个,她连忙打开包包,把谢林给她那张纸拿出来,打开一看,就见上面原来鲜红字居然都褪去了颜色,变得灰沉暗淡。

周舟惊疑不定地把自己刚才的经历和李娜说了一遍。 李娜听完惊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些许惊恐,“真假?”

她忍不住用余光扫向刚才周舟走过的地方,周舟说是看到钱才走过去,可是明明路上连片纸都没有,哪来的钱。

周舟腿还有些发软:“不用看了,你一喊我,那些东西都不见了。”

李娜感觉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忍不住搓了搓手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会是撞邪了吧?”

两人目光再一次落到那褪色的字迹上,接着抬头对视,异口同声,“去找谢林。”

03

谢林正在食堂吃饭。

看着油水少得可怜的青菜、糊成一团排骨和沾到水的米饭,谢林放下筷子,扪心自问:“我已经这么惨了吗?”

正想着,谢林收到周舟的信息问他在哪里,谢林回复过去,不消片刻,就见周舟和李娜出现在食堂里。

周舟到了近前,双手捏着一张纸小心翼翼递到谢林面前,真诚地道歉:“谢林,刚刚是我误会了你,我不该不相信你,请你帮帮我吧。”

谢林看向周舟,“你遇到什么事了?”

周舟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把自己在湖边碰到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她忐忑地问:“我是不是撞邪了?”

谢林若有所思:“应该不是。” 周舟正要松口气,就听他继续说,“只是被水里的东西缠上了而已。”

周舟:“……!”谢谢,更害怕了。

李娜已经脑补了一大堆恐怖片,抖着嘴唇道,“你说,不、不会是水鬼吧?”

“不好说。”谢林道,水属阴,向来容易聚集阴物邪魅,水中更有无数精怪,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去了。

他说着看向周舟眼睛,李娜见状疑惑,也顺着他视线看去,登时吓了一跳:“周舟,你眼睛怎么有条那么长的红血丝?”

此时周舟心眼里浊气倒是散去了一些,但那红丝却更粗了一点,也看得更清楚了,可以看到,红丝末端已经触到了瞳孔的位置。

周舟闻言茫然,连忙掏出小镜子照了照:“这不是熬夜熬出来的吗?”

“这是反噬的征兆。”谢林再一次问道,“你真没有做过不该做的交易,或是答应别人什么奇怪事吗?”

周舟都快哭出来了,认真把最近的行程细细想了一遍,肯定地说:“真没有啊,再说我怎么会跟水……水里的东西有交集。”

谢林道:“那东西看来不会轻易放过你,最迟不超过今晚,它就会来找你了。”

周舟差点没厥过去:“那、那我该怎么办啊?”

李娜关键时候头脑倒挺清晰,连忙双手合十,巴巴地看谢林:“谢林,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解决对不对?请你帮帮周舟吧!”

周舟也反应过来了,跟着道:“谢林,请你帮帮我,我可以付你钱!”

谢林眼睛一亮,给钱?这不巧了么不是。

04

晚上,为了不给宿舍其他人添麻烦,周舟在校外酒店开了个房间,李娜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坚定地表示要陪在好姐妹身边。

谢林倒是无所谓,反正对他来说区别不大。谢林正思考怎么挣更多的钱,这时房门被敲响。

“笃笃笃——”

周舟问:“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声音:“你好,我是酒店前台,有个账单需要你签一下。”

“稍等。”周舟闻言也没有多想,便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年轻男人,他递过来一个账单:“客人,请你在这里签字。”

周舟一看,却是酒店押金单,她奇怪地问:“我刚刚不是签过了吗?”

那人道:“不好意思,我们同事不小心把底单弄丢了,麻烦你帮忙再签一次。”

她正要签名,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谢林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从她手上把笔拿走:“我来签吧。”

那人脸上一僵:“但是这是周小姐付的押金。”

“哦。”谢林边说边在单上落笔,“现在是我了。”

周舟:“……?”

谢林签完了字,把账单推了回去:“好了。”

那员工一看押金单,上面赫然画着一个猪头,他脸色瞬间一变,怒道:“你敢耍我?”

周舟也说到,“谢林,这不太好……”

话没说完,谢林抬起手来轻轻拍了她后脑勺一下。

周舟只觉得视线一晃,定睛再看,眼前却哪里是什么押金单,分明是一张黄纸,纸上写着符文,下面还有谢林画的猪头。

周舟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去,顿时发出“啊”一声惊叫,几乎是反射性地往后退了两步。

那人障眼法已被破去,现出了真容,只见他穿着一身红色亮片,浑身湿漉漉,脚下积了一滩水。

他面容长得极其诡异,眼睛往外鼓起凸出,眼周一圈浊黄色,嘴巴也大得惊人,两边嘴角几乎裂到了接近耳根位置。

“岂有此理,竟敢戏弄我!”

他猛然张开巨口,露出两排利如钢锋牙齿,作势就要扑向薛沉。

周舟她们哪里见过这么惊悚景象,集体倒吸了一口冷气。

“谢林快跑。”周舟连忙伸手要去拉谢林,下一秒,她手凝固在了半空中。

05

只见谢林比那个人更生气地冲了上去,猛地一手勾住那人脖子,硬生生把对方脑袋勒到自己胸前,另一手握拳狂捶那人鼓起来眼睛,口中大骂:“岂有此理,竟然敢瞪我!”

而那个看起来凶悍无比人,就跟小鸡一样,被谢林夹在胸前,竟是一点反抗余力都没有。

一时间,房间里一片静默,只剩下谢林打拳声和那人“嗷嗷”惨叫声。

周舟李娜:“…………”

这不是她们想象中斗法画面!

半晌,李娜咽了一下口水,不是很确定地问:“那个……谢林是不是把那个人眼睛给打凹了?”

周舟如梦初醒,才注意到,那人原本凸起来眼睛已经被谢林捶得凹了进去。

那人简直悔不当初,

痛哭流涕:“求求你别打了,我没有瞪你,我眼睛天生就是这样——” 谢林见他是真老实了,才停下拳头,又把他往房里一扔,关门落闸,一副为所欲为姿势:“好了,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说吧,你是什么来头?”

那人凹陷进去眼睛喷出泪来:“我是鱼肉……”

谢林大怒,拳头又抡了起来:“还敢耍滑头!”

“我不敢!”那人反射性地抱住自己脑袋,“我真是鱼……”

他生怕谢林又要打他,连忙就地一滚,现出原型,却是一尾体型巨大红色鲤鱼。

周舟心面露疑惑:“这条鱼看起来好眼熟啊。”

那鲤鱼闻言激动得鱼尾在地上狂拍了几下,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以前花言巧语求我时候,管人家叫小红,现在利用完了,就装不认识,你这个忘恩负义女人!”

“小红?”周舟闻言一惊,终于后知后觉想起了什么。

她惊讶地看着那鲤鱼,好一会,才抱歉地开口,“对不起,你眼睛变形得太厉害,我一下子没认出来。”

小红:“……”

鲤鱼悲伤地摊平在地上。

这时李娜也认出了这条鲤鱼,恍然道:“这不是人工湖那条胖头鱼吗?” 小红气得狂拍鱼鳍:“你胡说,我哪里胖了,我只是长得高大而已!”

06

青城大学人工湖里养了一群观赏鲤鱼,这群鲤鱼中有一条个头特别大,足足是其他鱼三倍多,而且浑身金红色鱼鳞,存在感极强,被本校学子亲切地称为“小胖”。

不过小胖本人似乎并不认可这个名字,时不时有同学在湖边叫它时候,被他一尾巴拍出水花溅一脸。

因为这,同学们还经常开玩笑说小胖说不定成精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真成精了。

三位青城学子看着摊在地上,口吐人言鲤鱼,一时心情复杂。

李娜忍不住吐槽:“小胖建国后成精,违法了吧?”

小红狂抖:“老子是建国前得道!”

按照他说法,他是从建国前就被养在人工湖里,受到学子们朗朗书声熏陶,不知不觉开了灵智。

谢林得出结论:“这破学校在人间水平是还算不错。”

周舟李娜:“……”这什么嫌弃语气,青城大学好歹也是百年名校!

看着鲤鱼悲伤地在地上抽搐抖动,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谢林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贬值了,嫌弃地踢了他一脚:“先换个样子再说话。”

鲤鱼就地一滚,化成人形,仍是先前伪装前台时候青年样貌,不过衣服换成了一身红色亮片装,浑身反光,杀马特看了都直呼内行。

别看小红服装品味不怎么样,模样倒还挺清秀,此时正如怨如诉地看着周舟,一副玩弄了感情样子。

李娜忍不住看了好姐妹一眼,神色微妙:“周舟,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周舟自己也很懵逼:“我没有啊。”

小红大骂:“你有!当初你对我甜言蜜语,许下承诺欺骗了我感情,现在翻脸不认鱼,你这个女骗子!”

谢林看周舟的眼神也意味深长了起来,忍不住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海王……”

“你们别乱说啊,我不是这种人。”周舟都急了,“小红,你是不是搞错人了?”

“怎么可能搞错,我记得清清楚楚!”小红言之凿凿,“就在半个月前,你在湖边咖啡厅亲口对我许诺,只要你能抽到那个什么大奖,你就请我吃一个月进口鱼食,结果你抽到了奖,却只请你宿舍人喝奶茶,完全忘了你对我承诺!”

“你说,你是不是言而无信,欺骗我感情和运气!”

说到激动处,小红憋得整张脸都红了。

周舟:“………………!!”

07

“啊!你说是那件事啊?”周舟脸上一片恍惚,脑海中隐隐约约闪过什么,但她一时还捋不清缘由,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我那天就是随便说说啊,不是好多人都这样吗……”

拜现在网络上转发锦鲤风气影响,许多人都把锦鲤转运当成梗在玩。

本校学子每次到考试求职时候,也经常跑去人工湖喂鲤鱼,向鲤鱼许愿。

这当然只是求个心安,谁也不会当真。

周舟当时完全是说着玩,自己都没有当真。

等过了一段时间,她抽到奖以后,已经把这件事彻底抛之脑后了,倒是开心地请舍友们喝了奶茶。

哪怕她没有忘记,她也想不到那锦鲤中居然有一条成精,还把她话记下来了啊。

毕竟每天那么多人跟锦鲤许愿,也没见谁当真啊。

小红委屈道:“我本来觉得你人品不错,经常喂我东西吃,也从不说我胖,才想着帮你一次,你看其他人许愿我搭理过吗?没想到我终究是错付了……”

李娜忍不住说:“你怎么会那么多电视剧台词啊!”

还是狗血剧那种,以致他们前头都误会了。

小红:“哦,经常有人在咖啡厅看剧,我跟剧里学。”

周舟总算彻底明白了过来,惊讶之余也十分惭愧,连声道歉:“对不起,小红,我真不知道是你帮了我,我还以为是我运气好!”

周舟经常喂鱼,在小红面前混了个脸熟,那日又许下承诺,小红便帮了她一把,不料周舟只是跟风玩梗,根本未曾当真,事后也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就跟人们在神灵面前许了愿事后却没有去还愿一样,神灵尚且会发怒,精怪就更加记仇了,小红于是就记恨上了周舟,誓要加倍夺回他给周舟运气。

不过他没想到,最后自己没能收走周舟运,倒是差点被谢林收走了命。

也多亏周舟平时广积善缘,才有谢林出手帮忙,堪堪避过这一劫,也算应了她因果。

如此,一切因由都已经明了。

08

小红悔不当初,生怕被谢林给打杀了,迭声保证再也不会找周舟麻烦,请谢林放他一马。

周舟看他实在可怜,加上心中愧疚,便也帮着求情:“谢林,这事说起来也怪我,要不就算了吧。”

谢林余光睨了小红一下点点头:“行吧,这次就算了。”

小红没想到谢林还挺好说话,顿时大喜过望,连声拜谢,接着躬身后退:“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等等。”谢林喊住他。

小红停下脚步:“请问尊驾还有什么吩咐?”

其他人也好奇地看向谢林,不知他还要做什么。

就见谢林双手抱胸,脸上露出一个让鱼发毛笑,用不容拒绝语气命令道:“你不是有旺运之能吗?快,我要一夜暴富。”

小红:“…………”

其他人:??

不是,说好锦鲤转运得用求呢?你怎么直接命令上了?

小红脸都紫了:“尊驾,实在抱歉,小法力低微,真做不到让您一夜暴富。”

谢林微微眯了下眼,不爽道:“那你有什么用?”

小红嘴唇抖了抖:“一夜暴富真太难了,小最多、最多能保证尊驾十日之内,必有财运。”

谢林却很不满:“就这?”

周舟她们:“…………”

小红欲哭无泪:“尊驾,小只是小小鲤鱼精,真无能为力啊。”

薛沉见他确实能力有限,只好悻悻作罢,想了一下,又道:“这就算了,那你要保证我三天之内一定有财运。”

小红:“……”

其他人:“……”

好一会,小红虚弱道:“我尽量……”

谢林:“尽量?”

“一定一定!”小红连忙改口,“小回去立刻勤加修炼,用尽我一生修为,保证你三日之内必有财运。”

谢林这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行了,你走吧。”

周舟她们:???

还能这样?!!

小红泪流满面地离开了,留下一室寂静。

本故事纯属虚构,是以《列仙传》中锦鲤吉祥如意的形象为灵感,结合现代背景人物,动作习惯进行的故事再创作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