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揭秘惨状

今年的鱼友们为了养锦鲤“特地买房”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2021年11月21日
几只大锦鲤相继死亡。为什么鱼店老板忽视了它?因为根本没有动静
2021年11月23日

文/ 孟迪 黎雨辰

编辑/游勇

6月3日,昔日的中国锦鲤“信小呆”再次登上微博热搜,“花光了20多万元积蓄”“过得并不好”,信小呆的现状让网友颇为惊讶。3年前,她曾是中了“1亿大奖”的幸运儿,然后环游世界,如今却失业在家,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再次发生翻转。

截至发稿前,#信小呆现状#的话题阅读量已达7.3亿,讨论量达3.7万条。大多数网友对她现在的境遇表达了同情,但也有网友不买账,认为这又是一种新的营销手段,抑或是她转型网红的方式。

AI财经社今日也联系了信小呆,她在接通电话后表示:“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锦鲤女孩”的潮起潮落

6月1日,信小呆在一个新注册的抖音号上发布了一条自身现状的短视频,在这条两分半钟的视频里,信小呆一如既往地披着褐色长发、戴圆框眼镜,只是这一次,她有些自嘲地将自己称作“那个过气的支付宝锦鲤”。

她的幸运从2018年国庆开始,一条抽奖微博让当时26岁的IT工程师信小呆成了最幸运的“锦鲤”,她获得了一份大奖,里面列出了上百个品牌给她的奖品,囊括了衣食住行,票面总价值上亿元。

“说实话过得不太好。”当人们以为她过得很幸福的时候,信小呆在视频中告诉粉丝,“明年我就30岁了,但没有钱没有工作,前不久还被查出了抑郁倾向。”在之后的两天里,她又在抖音上接连发布了两条后续,讲述了自己从2018年中奖到如今的故事与心路。

得知自己成为百万分之一的幸运儿时,和每一位打工人别无二致的信小呆,大脑一片空白。“一夜暴富”的梦想照进现实,在微博上,她问:我是不是下半生不用工作了?

价值一个亿的大奖听上去令人艳羡,可惜现实并没有那么美好。光速辞掉工作、办好签证后,信小呆才意识到,绝大多数奖品不仅要求一次性兑完,且更像是一堆限制了使用人和起用金额的“优惠券”。而且并不是每次行程的所有费用全免,比如某个地方酒店免费,但机票需要自费,为此她自己掏钱去了很多国家和地区旅行。

比如其中一项奖励是去美国学习飞机驾驶,但信小呆说:“实际上只是包含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学费,三个月内的吃穿住行都是自费的。”一位微博网友调侃这种优惠形式,“跟碧桂园的50元购房券一样”。

但它“更像是一堆优惠券”。信小呆在视频里透露,在享受1亿大奖的同时,也要自己承担兑换奖品的费用。比如奖品大多数都是一次性消费,要求一年之内全部兑完。而这些奖品并没有给信小呆带来快乐。接连不断的倒时差与密集的行程安排,让信小呆的身体难以支撑,成为医院的常客。一些诸如“欠款20万”、“刷爆了信用卡”的新闻也传出。

微博大V“@股社区”也认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鸡肋奖品,把里面有价值的奖品加起来撑死100万左右的价值,“普通人永远不要想着占别人的便宜,他们只是把你当一次性广告工具人,用完就扔的那种”。

信小呆称在去一年很长时间自己闭门不出,同时也被查出抑郁倾向。2021年复出之后,信小呆发微博的频率变慢,过去她基本以一天一条的频率发博,今年以来,这个间隔则变成了2-5天。其中硬广少了一些,主要内容为美食和生活分享。

在短视频的最后,她只是总结道:“如果我真的能给大家带来什么好运的话,就希望关注我的人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和一点点的运气,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在信小呆成为中国锦鲤的这三年,其实是短视频爆发的三年,众多人享受到了短视频崛起的红利,成为了网红,开始直播带货。

这也让众多网友为信小呆感到惋惜。不少人认为,信小呆如果当时能把她兑奖环游世界的经过和自己的生活搞直播,拍成短视频,说不定早已经成为了大网红。但她自己也透露,在国外网络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直播。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归根结底是没有规划好自己的路。

被流量裹挟,信小呆何去何从

“中国锦鲤”的诞生原本就是一场精心的商业策划,她的身上一直被流量所裹挟。在获奖不到一年时间,信小呆的微博粉丝数量从600个涨到了114万。

作为“中国锦鲤”活动的主办方,支付宝当年也出尽了风头,“中国锦鲤”微博掀起了网友们“争当分母”的热潮,最终转发量不仅达到了100万+,后续的开奖、兑奖都频上热搜,媒体争相报道,可谓赚足了眼球。

她被裹挟在支付宝赋予的流量之下,也渐渐适应了被其他人当做流量密码。有网友发现,“信小呆”在之前已被多家公司、个人注册为商标,涉及广告销售、啤酒饮料、健身器材、餐饮住宿等领域,注册高峰集中在2018年,多达98家,目前已有29项商标被成功注册。

目前尚不知晓这些商标与信小呆本人是否有关联。但不可否认的是,信小呆自己也一度想过将这些流量变现。

2019年,她游遍了国内山水,走过了泰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也和每一位大V博主一样,发旅行照片和商业推广,以及进行抽奖活动的转发。 她也接了各种各样的广告推广,曾尝试开过淘宝店,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店铺已经搜索不到。

最疯狂的一次是在支付宝活动结束近一年后,她萌生了转型做网红的想法,遂和一档主播类选秀节目发起了“一元转让锦鲤”的活动。 未料锦鲤翻身不成,反被“粘锅”。节目主办方很快被指盗用资质进行企业认证,已获90多万转发的活动连夜撤下,信小呆一时成为网络舆论的众矢之的,在铺天盖地“骗子”的控诉声中,她的微博账号被禁言三个月。

如今,信小呆自曝近况也被认为是在博眼球。 有媒体和业内人士称,信小呆过得并没有像她视频里所说的那么窘迫。据蓝鲸财经报道,业内人士介绍,信小呆微博直发硬广价格大约10万元,软广直发7.2万元,虽然该价格仅为参考价,但是一条广告10万的价格几乎抵得上普通打工人一年的工资。

但也有微博大V站出来为信小呆发声,称“接广告挣钱没那么乐观”。“股社区”提到,自己的微博大号300万粉丝,但最近三年只接到过一次广告,而160万粉丝的信小呆在微博根本排不上号,媒体报道她报价10万也只是报价而已。

信小呆将何去何从,从目前来看,或许依然是走网红路线。据信小呆透露,她在前不久刚考过教师资格证,但她并未透露是否会去当老师。而且她在评论区回复网友问题时表示,之后会开始在账号上发布一些和旅游推荐相关的内容。

“回想起来也怪不了任何人,只能怪自己的能力跟自己的欲望相互之间不是很匹配。”信小呆在视频中感慨。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