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免清洗锦鲤鱼池过滤系统让养鱼不再劳心
2020年4月13日
辛苦养的锦鲤拒食怎么办?看看这几个对策。
2020年4月14日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这部剧中让你感同身受最痛苦的片段是什么?”

“每场戏都挺痛苦的。”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尊重余欢水

《我是余欢水》是一部悲剧,用郭京飞的话来说,它同时是一部带着灰底儿的喜剧。

故事前两集,郭京飞饰演的余欢水如打卡一般,近乎经历了中年男性可能会遭遇的所有倒霉事。一起车祸后,余欢水像是变了一个人,精神面貌一落千丈。他成为了公司业绩最差的员工,同事们忽视他,曾经的徒弟趾高气昂地嘲笑他,领导不屑与之对话,对他毫无尊重可言。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家中妻子对他呼来喝去,当着儿子的面也依然满脸嫌弃,在他临近失业边缘时提出离婚。原生家庭也给不了他温暖,一味向他索要钱财。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多年的好友虽是欠债人,却仍能理直气壮地拒绝还钱。在社会上,从装修工人到邻居,再到小卖部老板,余欢水几乎不被任何人尊重。“窝囊”二字像是刻在了他的脑门上。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许多中生代男演员还在演都市精英,郭京飞却再次饰演了一个不算讨喜的角色。《我是余欢水》是他继《琅琊榜2》和《都挺好》之后,与正午阳光合作的第三部戏。凭着对创作团队的信任,接到邀请后他没有犹豫太久:“给我什么角色?我都可以。”

等真正确定出演时,郭京飞有些忐忑。根据余耕小说《如果没有明天》改编的剧本有着灰色的底儿,他是那个需要给灰底上色的人,并不容易。色彩如何选择,尺度如何把握,皆是萦绕着他的难题。诠释前几集的倒霉经历,他有许多带有浓厚黑色幽默的表演先例可以参考,以闹剧的形式突出悲惨,以方便强调后期的反转——但郭京飞放弃了这种表演方式。

“我们这次想把那些嬉皮笑脸的东西都去掉。虽然那些东西是讨喜的,是一些可以就是让观众更爱看的,但是我们还是大胆地去掉了。我认为,对于观众最好的回馈不是取悦观众,而是真挚地对观众。我们从创作,从镜头到表演的风格上。真挚真挚,再真挚,不玩儿闹。”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余欢水的经历听起来难免有些荒诞,当事人之外的人大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以嘲弄的口气转述于旁人。可对于郭京飞而言,他就是“当事人”,且希望让观众也成为“当事人”,感受小人物的无可奈可。

他没有夸大余欢水的憋屈,也没有丑化这个失败男人的形象,一切失意的情绪皆从细小的表情与动作流出,就连崩溃时的尖叫也是立刻由放转收。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信任团队而接下一个角色后,演员便需要让角色“信任”自己。

郭京飞尊重角色,因为他清楚,余欢水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是存在的,不应成为逗乐观众的工具,而该有独立的人格。也正是因为这份真诚,观众便愿意信任他,将情感交付于荧幕前的角色。

不同类型的受众都曾感叹过“人人都是余欢水”,他们真正将自己代入了这部略显荒诞的戏,情绪会为角色而波动,也盼望着余欢水的逆袭。

成为余欢水

余欢水这样的小人物不好演。

“难的是你又要演一个这个人的外壳儿,你还得演这个人的灵魂,然后同时还要保证真挚。如果去简单地模仿一个人,这种表演其实是低级的,是哗众取宠的。要演到人物心里去,分享他的痛苦和他的快乐。”

正是因为“余欢水”式的小人物常见,观众对其已然十分熟悉,故任何浮夸、流于表面甚至是错误的诠释,都能被一眼戳破。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郭京飞有着多年的舞台剧表演经验,且在校期间就以熟读戏剧知识而闻名,是深谙实践与理论的专业演员。从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熟记我国著名戏剧家焦菊隐先生的“心象说”,会将其运用于每一部戏。

“心象说”分为两个层面,一是指演员在表演前,应首先在自己心中创造出角色的形象,然后进行外部模仿。这考验的是演员对角色的理解能力。

“我们人人都是余换水,因为我们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赵觉民,(这是)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处境,我觉得这个时代无论有没有什么大人物,我们所有的处境都生活在一个夹缝里边,而且很难逃脱。”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在郭京飞的理解里,余欢水并不是一个倒霉的个例,他身上背负着一丝悲观的宿命感。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得知自己身患癌症,余欢水开始“自爱”。这种爱是歇斯底里的,带有发泄的意味。因此,即便余欢水泼油漆、砸黑店、骂朋友,郭京飞传递给观众的情绪却全不是“爽”,还带有一丝酸楚。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除了需要提前对角色有着到位的理解,“心象说”的另一层要求在于,演员在进入舞台表演后需要化身为角色,完全消除演员的自我意识。

接受采访时,郭京飞常听到的问题是“你觉得哪个角色更像你?”和以往一样,他否认了自己与余欢水在性格上的相似之处。当镜头对准他时,“郭京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压抑、怯懦的余欢水。在那场刚得知自己患癌的戏中,余欢水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脸上的肌肉都随着碰撞而颤抖。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当时是我跟导演提出来,我说这跤一定要摔得狠,一定要摔到大家心里去。”

郭京飞拒绝了假摔的建议,反复与工作人员讨论该如何摔。倒不是为了以自虐的方式讨好观众,因为于他而言,摔倒时“虐”的并非郭京飞,而是处在低谷的余欢水。演员与角色的身份转变开始于摄影机开启之前。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其实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小人物是我的一个死角,我是不会演这种角色的,就不会塑造。可能长大了,有很多的生活了,也经历了很多,发现演这种人物还可以。”

生活经验同时也是表演经验。这也是为什么郭京飞虽不像余欢水,却能恰如其分地诠释余欢水。

使命感

《都挺好》中的二哥苏明成也是一个小人物,但更令人不适。他备受母亲溺爱,自私又贪婪,丝毫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令观众恨得牙痒痒。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在《都挺好》这样一部由女性视角展开的电视剧中饰演令人生厌的男性角色,对于演员而言极容易被迁怒,因为受众多为女性且多会将自己代入女主角。郭京飞自是清楚这一点,但他还是选择出演这个角色。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就像答应出演余欢水一样,他一贯的接戏思路是不挑角色,而重班底和意义。不论是苏明成还是余欢水,又或是《囧妈》中的郭贴,人设何如不重要,重点在于角色是否真的存在于现实,能否引起共鸣,是否传递了正确的价值观。

“我觉得我是一个服务于观众的演员,我想把观众服务好。要有一个健康的正确的价值观,要学会不给别人添麻烦。其实在我每一个戏里边每一个角色里面都会出现这样的价值观,(没有)我也会努力的加进去”

这是他的自我要求。从2004年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频繁出演大戏的男主角,到踏入影视圈,在《二代妖精》《暗黑者3》等作品中露出精彩表现,他早已习惯了演戏,也熟悉各类角色所需要的表演风格,一次次成为不同的角色不再只是工作或是成名的途径,而是他与外界沟通的窗口。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大学毕业后,他沉浸在贝克特的名作《终局》的排练中,对剧本倒背如流,一度陷入剧本里传达的“人生毫无意义,活着就是不幸”的思维里。如今,经历过低迷与“中年tf boys”之后的大红,生活经验使他的思维有了些转变,愿意心平气和地讲一句:“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干嘛要痛苦,何必呢?”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图源小万专访)

余欢水是痛苦的,现实生活中千千万万的“余欢水们”正在承受着生活的重压。郭京飞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演这样一个角色,将余欢水置于带着反转与逆袭的荒诞现实主义故事中,让大家看到更多可能性。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在这个戏这个角色上我很上心,没有考虑到太多的名利上的东西,我是真的希望能够为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夹缝中的人发声,包括我自己。”

这是郭京飞的使命感。

「咸鱼」余欢水vs「锦鲤」郭京飞

采访开头,他坦言演这部戏很痛苦,但他同样也说:“这个故事又悲又喜又爽”。又悲又喜又爽,生活就是这样。

当然了,直面痛苦,就是消减痛苦的关键一步。郭京飞带观众做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