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崇拜还是文化意象?说说祥瑞之“锦鲤”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锦鲤池的美,各有千秋,鱼狗双全,人生不过如此
2020年4月9日
你养的最久的金鱼是多久呢?来见见38岁金鱼和220岁锦鲤
2020年4月10日

阅读之前烦请关注一下哦!

生殖崇拜还是文化意象?说说祥瑞之“锦鲤”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导语:2018年,我国出现了转发“锦鲤”图像的热潮,网友们纷纷对着“锦鲤”许愿,求成功脱单,求考研过关……“锦鲤”为何成为“好运”的象征?其实,不只是锦鲤,在中国民俗历史发展中,“鱼”这一生物被赋予了各种神秘的象征意义,成为民间一大吉祥物,一直绵延至今。是远古生殖崇拜还是传统文化意象促进了祥瑞之“锦鲤”的发展?本文从这两个方面,说一说鱼文化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远古生殖崇拜

远古时期,由于自然环境恶劣,人类生存几率很低,繁衍生存、延续发展是先民的一大生命主题。由于认知的局限性,人类对神秘的自然充满恐惧和敬畏,认为万物皆有灵,于是产生了各种图腾崇拜。人类对鱼的尊崇也可追溯到这一时期。

  • 远古时期,鱼是重要的食物来源

原始人类临水而居,捕鱼为食成为先民主要的食物来源。相比捕捉走兽,捕鱼更为简单易得;而且鱼类繁殖速度快,数量多,有了充足的食物,人类才能生存下去,因此远古渔业得到了繁荣发展。作为人类生存的重要依托,鱼初步成为丰裕和富足的象征。

鱼还被远古人类奉为主雨的水神,《帝王世纪》中记载了古人向鱼神求雨的习俗:“黄帝出游洛水之上,见大鱼,杀五能牲以醮之,天乃甚雨。”古人对鱼神的信仰与崇拜,赋予鱼神秘的色彩。

西安的半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了带有鱼纹的人面鱼纹彩陶盆,将鱼作为图腾来崇拜,反映了远古人类对鱼的神灵化。

生殖崇拜还是文化意象?说说祥瑞之“锦鲤”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人面鱼纹彩陶盆

  • 远古人类祈求从鱼身上获得旺盛的繁殖能力

鱼一次产卵几十到数千,是一种繁殖力很强的生物。远古时期,人类的生育率和存活率都很低。人类渴望从神秘的大自然中获得生生不息的力量,满足繁衍生存的需要,因而产生了对鱼的生殖崇拜,希望能像鱼一样具有旺盛的繁衍能力。据传,半坡远古人类有一种祈祷生育的仪式,仪式结束后,女性要吃鱼,从而获得鱼一样的繁殖能力。

祥瑞的文化意象

随着历史不断发展,鱼从远古生殖崇拜的图腾渐渐转化为祥瑞的文化意象。《太平御览》中记载,春秋时孔子的夫人诞下一个男孩,这时有人送了几尾鲤鱼来,孔子“嘉以为瑞”,于是为儿子取名鲤,表字伯鱼。可见春秋时期,鱼便有了吉祥的意义。

农耕时代,社会生产力低下,人们靠天吃饭,风调雨顺、衣食有余成为最大的祈盼。而鱼与“余”谐音,寓意很美好,因此民间的吉祥图案中,鱼占有重要的位置。窗花、剪纸、刺绣等民间艺术品上到处可见鱼的形象,在我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里,鱼也很受人们的欢迎。鱼戏莲叶间的“连年有余”、象征多子多福的“娃娃抱鱼”等年画比比皆是,亲友欢聚一堂的宴席上更是少不了鱼的身影。

在我的家乡,人们对大年三十餐桌上的鱼有各种有趣的讲究:年夜饭必有鱼,鱼端上桌时得是一整条,鱼头要对着长辈,而且年夜饭的鱼不能吃完,取的也是“年年有鱼(余)”之意。

生殖崇拜还是文化意象?说说祥瑞之“锦鲤”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宋朝元宵节时有表演鱼龙灯舞的习俗,人们手持形状各异的鱼灯载歌载舞。辛弃疾在《青玉案·元夕》中描写过那喜庆热闹的场面: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相传汉代还有鲤鱼跃龙门的神话故事,据说鲤鱼跃上龙门就可以变成龙升上天,寄托了人们对美好前途的期望。

唐代,由于“鲤”与“李”同音,鱼文化更是大放异彩。鲤鱼作为观赏鱼大量养殖,锦鲤正是得名于这一时期。当时盛行“鱼符”制度,朝廷颁发一种用木雕或铜铸成鱼形的“鱼符”、“鱼契”,规定五品以上的官员要佩戴“鱼符”。鱼文化不仅渗透在民俗中,而且在政治制度中有所体现。

生殖崇拜还是文化意象?说说祥瑞之“锦鲤”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美满的婚恋意象

从古至今,生儿育女是婚姻的一大职能。鱼的繁殖能力使它还常被用来比喻婚姻和爱情,是求偶的象征物以及婚姻和谐美满的隐喻。

《诗经·关雎》中,以雎鸠(鱼鹰)在河边捕鱼来象征君子求娶淑女;民间定亲时有送活鱼为礼的习俗,礼服喜帕上多有鱼图案的纹饰,表达了人们多子多福、人丁兴盛的美好愿望。现代婚礼中也有“宝眷情欢鱼得水,月圆花好配天长”的吉祥词句,是对婚姻美满幸福的祝福。

古代男女还用鱼来传递书信,最早出现在东汉蔡邕的《饮马长城窟行》里,表达了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之情: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唐代诗人晏殊《清平乐二首·其二》中有“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的诗句,宋代秦观的《踏莎行》里也有对鱼传尺素的描述: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元稹《鱼中素》里,鱼又成为表达思念和爱怨的载体:

“重叠鱼中素,幽缄手自开。斜红余泪渍,知著脸边来。”

古人还把比目鱼作为爱情的象征,唐代诗人卢照邻的《长安古意 》中有“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的诗句;骆宾王也在《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中写到:“芳沼徒游比目鱼,幽径还生拔心草”。

生殖崇拜还是文化意象?说说祥瑞之“锦鲤”对我国民风民俗的影响


结语:从远古到现代,鱼承载了劳动人民朴素而美好的愿望,成为祥瑞的象征而绵延后世。网络时代,“锦鲤”成为流行语,转发锦鲤的行为还曾引发争议。其实,不管锦鲤能否让人如愿以偿,正是有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才能不断奋进发展;当然,我们也不能只寄希望于一张图片实现心愿,脚踏实地的努力奋斗才是最根本的。

参考资料:

赵国华:《生殖崇拜文化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王越.中国鱼文化浅析[J].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7(03):172-174.

END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我的账号:@春深读书,别忘了点赞转发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